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旅】人在旅途_2

来源:福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传统国学
摘要:无须刻意安排,随心随行就好;无须顾虑太多,只需向着阳光的方向,就能到达旅途的终点。 夜幕下的睡莲开始觉醒,它们纷纷挤出水缸,似乎在跟我们告别。   我是在走出养艺轩后才看到它们的。不舍得说出离别的话,只是默默地环顾四周,看着这个幽雅恬静的地方,再看看旁边慢慢走远的背影,心里暗暗祝福:一路平安!   在这个灯光昏暗的阁楼里,随处可见禅意几分。形状不一的木椅整齐地安放在右手边,墙上挂着放下的竹帘,跟刚才用餐的包厢一样,令人有恍如隔世之感。   长得很任性的盆栽,恣意爬上墙壁,把明媚的灯遮了一半。一排红灯笼被灯光映得发黄。高大的,精致的,圆形的,桶形的,半圆形的花盆们把二楼包围起来了,仿佛这里就是它们的自由地,我们才是不速之客。   我是在喝完最后一碗椰子汁西米露后才离席的。起身的片刻,隐隐有几分不舍。那个雅间除了有古色古香的桌椅,安祥慈和的白玉观音,古老悠久的老相机,还有楚楚动人的莲花屏风,以及十分考究的茶几。房间的每个角落里都有着十分精致而古朴的布局,有的是菩萨画像,有的是名人字画,还有各种印着佛语的茶杯,茶具。   如果不是肚子已经在抗议了,我还会细细再观察下去。   当我们一席人坐下后,发现桌上已经排放了一盘水果盘。这个水果盘是我们研究很久后才敢确定可以吃的。   长方形的白色大瓷盘却只放着一丁点的水果。一粒小蓝莓,一颗樱桃,一朵火龙果,一瓣橙,半粒葡萄。这些水果排得像一幅画,以致我们坐下后,迟迟不敢动手,不知道这是不是能吃。后来,经过一番询问后,得知这是餐前水果,便毫不客气地行动了。   我一开始拿的是筷子,却觉得有点不合适,后来才看到旁边有两根小小的叉子和汤勺。看看旁边,大家都用叉子在吃水果,我赶紧放下筷子。有点汗颜,这素食餐桌上的文化很深。   水果一转眼就被我们一扫而光。大家静候片刻后,终于上菜了。   第一道菜我最喜欢,是紫米布丁。方形的塑料杯里只看得到白色的布丁,如果不是那两片绿色的薄荷,它就像一块白玉豆腐,单是看着就够赏心悦目了。   这次,我学聪明了,换了根小汤勺。一小口,一小口地品着这可口的布丁,越往下挖越能看到小小的紫薯。好好吃哟!如果都是这样的甜点,我也是可以满足的。   原以为,吃完甜品后,该上菜了。没想到第二道上来的还是一个一个的大盘子。脸盆大的盘子里,却只放着两小块炸菇,上面浇了点酱,炸菇旁边有摆着一瓣紫花,以花为起点,画了一个红色的圆圈,圆圈下方有一小撮绿色的小菜,盘子的左端放了一朵火龙果。   分两口吃完了这道菜,只知道这菜是一幅画,却不知道画的究竟是什么?   接下来的菜越来越新奇,越来越精致。每次上来的盘子都不一样,花形的,圆形的,环形的,长方形的,不知道是在吃菜还是在吃盘子?似乎我对盘子更有兴趣。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盘子比菜更漂亮。每个大大的盘子里面都只有那么一点点菜,什么薏米炸豆腐啦,辣椒炒菇啦,南瓜炖菇汤啦,咖喱炒饭啦,荷仁豆炒菇啦……每道菜几乎是一口下去就不见踪影了。就那道主食吃的时间最长,因为小米饭太硬啦,我们慢慢吃,才不会被咽着。   我最满意的是最后一道菜啦,一碗椰子汁西米露。这道菜的分量足些,需要喝上好几口才能把它喝光。说到底,我还是喜欢甜品。   在少林寺的晚餐,是我印象最深的,也是我们昨天跟着几位文友出去散心走过的几个地方,停留的时间最长的。   昨天是我第二次参加读书会的活动。这次能够全家一起出动,还要感谢活动的组织者炮兄。每周一次的文友交流活动,只限于游山玩水,无需交作业,不用考虑其他费用。我一开始,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不知道这样的活动到底是谁在策划,到底出于什么样的目的?   昨天侧耳旁听后,终于明白了炮兄的无奈及初衷。平时要按步就班参加工作的他,没有时间参加作协组织的活动。他只能利用双休日的时间,组织一些志同道合的文友乐山好水,在青山绿水之间访师问佛,寻找心灵的栖息之所。这就是他为什么会安排素食作晚餐的原因吧!让身体跟心灵一起放逐山水之间,远离俗世的尘嚣。   炮兄,是我们这些文学新人对他的亲切称呼,源于其他前辈对他的称呼,入乡随俗吧!   炮兄虽然在一些公开场合极少露脸,平日里却是最勤奋,最热心,最有收获的一位文学前辈。   发红包最大方,写杂文最大胆,报刊最常见的炮兄像极了武侠小说里那种行侠仗义的庄主。看他瘦长的身子,说他是大侠有点夸张。我只能说他是庄主吧!那种广纳贤才,乐善好施的庄主,专门做好事不留名的大好人!   昨天我们去了七里庵、友邦创意园、少林寺三个地方。   这些年来,我们去过无数个地方的寺庙,却从没去过尼姑庵。当我到达七里庵,看到里面的住持是一位师太时,才突然醒悟:原来这就是尼姑庵。   这里的尼姑庵会不会就是以前的同事所说的那座过年时无处可去,后来借宿的地方呢?泉州的尼姑庵到底在哪里呢?这是一个搁置在我心头很久的问题。   这个地方并不大,稍微转一圈就走完了。在里面,我们看到了清末民国初书法家曾遒写的一幅石刻对联:德性能明当前即荡平世间;济人以道此地为方便法门。这幅对联就镶嵌在沧桑的石墙上,并不显眼。   这个名不经传的小庵却是大有来头的。据说它是北宋景德年间宰相韩琦之线的出家之地。它始建于后唐的五代十国之期,扬名于北宋景德年间。   现在的七里庵还在重建当中,看到规模庞大的重建工程规划图,我相信再过不久,它必定会重焕光彩。   从庵里走出时,我还在思考刚才妙渡师父说的一句话:信佛者,进寺庙必定要焚香才显心诚。在这之前,我一直坚信,佛在心中,只要心中有佛,有没有焚香无所谓。现在听到她这么一说,占据心中多年的想法竟然有些动摇了。   第二站,我们去的是草邦大水库,又名友邦创意园。   这里是一个集游玩、健身的好去处。在这里除了可以欣赏美景外,还可以游泳、烧烤、钓鱼,是个适合亲子活动的休闲之地。   我们到达时,天色已经不早,却还是人声喧闹,到处一片热闹的场景。游泳池内只见大大小小的身影在水里如鱼般畅游;钓鱼区的人并不多见,但见钓鱼的人拿着长长的钓杆静静地坐着,等待鱼儿的上钩。水库很大也很深,并不见鱼儿的影子。听说这里有不少鱼,我们有点不相信。   尽管水库用铁丝网围起来了,并且贴有告示:水库水深,严禁游泳。但是,我们却看到有很多人开车到这里游泳。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就是一些人爱冒险,拿生命开玩笑的做法!   我们沿着水库的周围绕了一大圈,沿途走走停停,说说笑笑,三五成群地走在一起,前前后后,却也没有人走散。   逛完一圈后,我们就前往少林寺用餐了。   走累了,到达少林寺时天色已是全黑。我们走马观花一番后,便直奔养艺轩而去。   一顿用心别致的素食颠覆了我对素食的偏见。原来,平时吃惯了大鱼大肉的我们,其实内心深处,更渴望吃一顿无需饱,只需营养充分的素食,来清洗我们的肠胃。   经过昨日之后,我终于能够明白白落梅这么喜爱闲走山寺的原因了。原来,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我们与佛的缘份,或许也就是一种冥冥之中注定的福气吧! 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儿童癫痫病出现的早期症状有哪些荆州哪所医院可以治癫痫病湖北治疗癫痫的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