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逝水陌生的感动组诗

来源:福州文学网 日期:2019-9-18 分类:创意小说
1.爱的方向
   你知道吗,在深邃的夜中央
   假寐着一种魔幻的力量
   午夜时分,在悠长的梦乡
   它会突然开始歌唱
  
   歌声透过寂静的夜上方
   悠扬地在我耳畔回响
   于是我张开双臂,在心底祈望
   呵呵,我的爱人,你终于靠近了我身旁
  
   周围突然无光,让我们不能归航
   只有我牵着你小心地行走在异乡
   即使这样,我也愿意与你一起闯荡
   只因为从此,我们有着同一个方向
  
   在风尘仆仆的道路上
   我们一定会相携不忘
   伴着我们最浪漫的引吭
   共同走向地老天荒
   注:大年初二,一个陌生的电话,一个疲惫却惊喜的中年男子的声音,一接通就滔滔不绝,不容许插进半句,“亲爱的,终于找到你了。没了你的电话,没了你短信,没了……让我把自己也差点给弄没了。你知道我这年是怎么过的吗?我……”我不得不打断他了,“先生,我不是您要找的人!”我掷地有声地递给他每个字,电话那头停了半天,终于传来游丝般的三个字“抱歉啊”。“先生,好好活着吧!”我由衷地劝慰他。挂断电话,心有点冷,于是涂鸦了以上几句,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2.母亲
   亲爱的母亲
   我多想拽住时间不放
   让我还能依偎在您身旁
   我多想掬一捧阳光
   温润您焦虑的脸庞
   我多想贴紧您,拥着您
   可是您已扯下身上的温暖塞进我心房
   只为让我安心去远方
  
   母亲啊,您爱的襁褓是我永远的憩港
   梦里,您关爱的言语是我瑰丽的诗行
   母亲啊,我一遍遍刻下您此刻的模样
   只为想您,您就会立刻出现在我前方
   母亲啊,我没能拂去您两鬓斑白的沉霜
   也没能让您回忆起您记忆犹新的华章
   我懂得您拳拳爱黄冈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意的冗长
   融入了善良的宽广
   母亲啊,记得凉风起
   不要让自己着凉
   等我归来做您的拐杖
  
   母亲啊,我循着您的足迹出航
   行得铿锵,行得昂扬
   在葳蕤的春光里,我呼吸着您的芬芳
   在冰寒的严冬里,我紧裹着您的坚强
   我知道,我襄樊治疗癫痫病重点医院也会像您一样悄悄芜荒
   可是,再没有什么会让我慌惶
   母亲啊,因为有您,一辈子都会是好时光
   注:火车即将启动,那个一直抓住母亲的手,与母亲紧紧相依的女子迅速从衣服袋子里掏出一个信封塞进母亲怀里,忍住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迅速冲下了火车。待母亲回过神来,急忙向车窗外张望时,我看见她原本浑浊的眼眶里,突然有了晶莹的闪亮。后来,这位母亲给我讲了她女儿的故事,我禁不住这对陌生母女的感动,下了这则“母亲”,祈愿天下父母幸福安康!
  
   3.父亲
   天地有大爱,一家父亲扛
   双肩挑起太阳和月亮
   笑一声豪放,唱一声响亮
   总是把儿女扛在肩上
   鸟瞰美丽的故乡
   父亲,有您的地方,欢乐唱响
  
   柔情一腔盛浓香
   艰辛清冷一边放
   男子气,苍松义,三千峥嵘扬
   忠孝成名节,责任作臂膀
   博得家国无戚,揽尽世间沧桑
  
   千秋评说,百代功业
   因为您
   汗与血谱写的赞歌会永远被高唱
   因为您
   傲然屹立的生命会把人生炉火越烧越旺
   注:一日深夜,信息铃声突然把我惊醒,一个陌生的号码,一条陌生的短信,因为开头“老婆”两个字,让我好奇地往下看着,睡意也全被这条300字左右的陌生短信驱赶了。那是一位了不起的父亲与妻子探讨女儿教育的短信。在给这位父亲把短信转发回去之后,为他给予的感动,胡诌了几句,且作对天下父亲的赞颂!
  
   4.在记忆里
   我已经忘了那年的花香
   可是您却悄悄捎来一缕
   我不知道
   是在哪个方向
   我曾经让您张望
   我只知道
   我曾经路过您的身旁
   呵呵,仅仅是路过,没能为您遮蔽烈阳
   可是您
   是不是从那时就开始相望
   直至您再也看不清灿阳
  
   啊,善良的老人
   您的被生活压变形的脸,
   是我见过的动人风光
   我仿佛看见您坐爱黄昏里,
   把惆怅舒缓成甜香
   把善良挂在树梢,
   孵出人生的坚强
   及对美好生活的热烈向往
   在您的背后
   会有一个悠长的身影
   连接着您祈望的儿孙满堂
  
   善良的老人
   我一直站在春光里,暖阳下
   没想到您的天空早已黯淡无光
   更没想到我还是您久久不忘的一丝念想
   善良的老人
   感谢您让我活得敞亮
   感谢您让我学会了珍藏世间爱的力量
   注:婆婆告诉我,有一位老伯伯托人给我送来一罐蜂糖,细问后,终于想起是七年的事。当时经过一家农户门口,看见一个壮年男子挥起拳头正要向一位老者擂去,我们立即跳下车,怒不可遏地斥责了那男子一番。后来才知他们是父子,因为家事争吵让爆孽的儿子动起手来。一番说劝之后,也把家里的电话留给了那位老人。以后,一直没有老人的信息,这事也就逐渐淡忘了。直到这罐蜂蜜的到来,才让我想起了那位陌生的老人,可惜他已经双目失明!人一生,会有许多遗憾与懊悔,但愿每个人在告别这个世界的时候癫痫如何治疗更好一些,能够尽量走得坦然些吧!
上一篇:我的心情
下一篇:雅韵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