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山水】不看美女看老太

来源:福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德艺
无破坏:无 阅读:2791发表时间:2015-05-09 07:07:03    以地域来分,“湘女多情”在各省美女中排名是非常靠前的,但外地人到了长沙,却常听一句话,道是:“不看美女看老太!”   “老太”就是老太太,什么样的老太太比美女还吸引人?   一定不是一般的老太太了,而且还很不一般,竟然抢了美女的风头。   其实来看老太太的不仅是男人,也有女人,不仅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因为这个老太太是独一无二的老太太,高龄已经两千多岁了。   两千多岁岂不早成了枯骨一堆?   奇就奇在这个老太太死去了两千多年,皮肤纤维的保持情况出乎人们意料的好,居然没有化成枯骨,而且还有弹性,完全像刚死的鲜尸。   这就是一九七二年出土于长沙市芙蓉区浏阳河旁马王堆乡的马王堆一号汉墓,时逾两千一百多年的辛追夫人。   辛追夫人如今住在湖南省博物馆内,博物馆免费参观,我们去时,门外有很多等候领票参观的游客,旅游团优先,我们直接驱车到了院子里面。   博物馆为AAAA级旅游景点,陈列大楼优雅古朴,雍容大气,台阶下都是全世界各地来看“老太”的人,数以千计,排成两队,依次接受检查进内参观,一队是没有挎包的,一队是挎包的,像乘飞机接受安检一样每人发一个小筐,把手机、手表、火机、火柴放里面,检查后在大厅里重新集合参观。   开放的基本陈列内容很多,但绝大多数观众的路线都非常单一,就是看马王堆汉墓,不看美女看老太。   马王堆汉墓馆天津羊角风医院哪里好在一楼,分一、二、三号展厅。   游人密集得连转身都很困难,跟随并听自己团导游的解说也很难,只能是遇到导游解说就听,也不必管是否是自己的导游了。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发掘的长沙马王堆一、二、三号汉墓,墓主人分别为西汉长沙国丞相、轪侯利苍和夫人辛追及其儿子利豨。出土珍贵文物三千余件,为研究汉初政治、经济、科技文化提供了翔实的资料,丰富了人们对汉代文明的认识,也为汉初考古确立了年代标尺。二号墓主为轪侯利仓,因墓室密封不严,多次被盗,遗失了很多随葬品。一号墓主是利仓夫人辛追,三号墓主为利仓之子,出土文物极多,内中仅钟、鼎、钫、壶、盒、奁、盘、杯、木俑、屏风等漆器就达五百件。一号、三号墓出土的帛书中不仅有世界上最早的天文著作《五占星》、《天文气象杂占》,还有华夏最古老的医药专著《脉法》、《五十二病方》等,帛画则有《长沙国南部地形图》、《驻军图》等。   其中素纱襌衣、T型帛画、女尸并称镇馆三宝。   素纱襌衣的襌,也写作褝,读音dān(丹),是单衣的意思。衣长一百二十八厘米,通袖长一百九十厘米,由上衣和下裳两部分构成。交领、右衽、直裾。面料为素纱,缘为几何纹绒圈锦。素纱丝缕极细,共用料约二点六平方米,重仅四十九克,还不到一两。可谓“薄如蝉翼”、“轻若烟雾”,且色彩鲜艳,纹饰绚丽。多数学者认为辛追欲露华丽外衣纹饰,因此在色彩艳丽的锦袍外面罩上一层轻薄透明的襌衣,使锦衣纹饰若隐若现,朦朦胧胧,不仅增强了衣饰的层次感,更衬托出锦衣的华美与尊贵。有着轻柔和飘逸质感的纱衣,穿在女子身上,迎风而立,徐步而行,飘然若飞,极现女性的柔美。也有学者认为素纱襌衣当时作为内衣穿着,是一种性感内衣。我觉得,其武汉哪治儿童癫痫好实那时的人也未必穿着就那么严格和古板,或许给外人看时是罩在锦袍之外,重点是衬托锦衣,面对丈夫时就成为罩在身体上唯一的衣裳,重点是展示人体的曲线和性感。我如果有件这样的衣裳,就会这样欣赏的。   T型帛画是反盖在一号墓内棺棺盖上,遣策中记载其名为“非衣”,是因为它的外形象一件长袖欲舞的衣服,“似衣而非衣”得名,在博物馆里则称之为“T”型帛画。据考证,它属于旌旗画幡一类的物品,出葬时,由专人高举着走在仪仗的最前面,用以“引魂升天”。应该就是屈原《九歌》中说的“薜荔柏兮蕙绸,荪桡兮兰旌”一类的东西罢。整幅画面的内容,被分为天上、人间、地狱三个部分。   华盖以上为天上部分。正上方人首蛇身的神,他就是楚人信仰中威力巨大的烛龙神,眼睛睁开是白天,闭上是黑夜,而且还能决定天气的阴晴,风雨的起伏,乃至高无上的主宰。烛龙的左右身侧画着五只仰天长啸的仙鹤,这是代表长寿的瑞鸟,它们使天国呈现一片祥瑞的气氛。烛龙的右边有九个红色的太阳盘旋在一棵高大的扶桑树上,这种神树是太阳的栖息地。《招魂》中有“十日代出,流金铄石些。彼皆习之,魂往必释些。归来归来,不可以托些”的句子,互相正可印证,画中虽只有九日其中,另外一个太阳可能正在值班尚未归来。它里面有一只黑色的鸟,古人称之为“金乌”,是古人眼中太阳的精灵。烛龙神的左边则是月宫的描绘,一轮弯弯的月亮,其上有蟾蜍和玉兔。月亮之下,是美丽的月神正托举着月亮缓缓升起。烛龙之下,有两只兽首人身的怪物骑在神马飞黄上,手中牵绳,向左右飞奔,绳上扯着一个呈梯形的乐器-铎,“振铎作响”是欢迎升天之人的最高仪式。铎之下是两个呈倒“T”形的天门,门上两旁是神豹两只和紧守通天大道的两位守门神-司阍,他们躬手相立,正满怀欣喜地恭迎升天的老夫人进入“虎豹九关”呢!   人间部分则采用写实的手法描绘了辛追老夫人出行的场景。体态丰腴,锦衣华服,正手持拐杖缓缓前行。可以看见的是,她的腰略前弯,给老夫人尸检后得知,她的腰椎间盘已突出变形,这正是此病的写照。老夫人身后有三个贴身的奴婢,身前则是管家跪送丰美的食物,同样让人想起《招魂》中罗列的盛宴场面:“室家遂宗,食多方些,稻粢穱麦,挐黄梁些;大苦咸酸,辛甘行些;肥年之腱,臑若芳些;和酸若苦,陈吴羹些;胹鳖炮羔,有柘浆些;鹄酸脽凫,煎鸿鸧些;露鸡臑蠵,厉而不爽些,粔敉蜜饵,有餦餭些;瑶浆蜜勺,实羽觞些;挫糟冻饮,酎清凉些;华酌既陈,有琼浆些;归来反故室,敬而无妨些。”   地狱部分有一个赤身裸体的地神-鲧,他正托举着大地,脚下踩踏着两条巨大的鳌鱼,传说中只有鲧才能稳住兴风作浪的鳌鱼,制止地震山崩的发生。地府中更有面目狰狞的怪狗和双目圆睁的猫头鹰,它们虽不吉利,却能镇压地府中的妖魔不去侵扰老太太安静的亡灵。   整幅帛画是神话、梦想和现实的结合,颇令人想起屈原笔下表现了我国古代长沙绘画艺术的较高水平。在我国现存古代绘画中是难得一见的杰作,具有难以估量的艺术价值。   女尸是三宝中最奇特的,出土时,身着二十多层华丽的锦绣丝绸衣被,上面盖着一件绣花丝棉袍和一件印花丝棉袍。揭去两件袍服,是层层丝绸衣被包裹,并用九道丝带捆扎的尸体。尸体是浸泡在八十公升酸性棺液之中。女尸出土时身长有一米五四,体重为三十四点三公斤。从外观看,头、颈、躯干、四肢均保存了完整的外形,皮肤湿润且覆盖完整,呈谈黄褐色,手摸有油腻感。头发、眼睫毛、鼻毛等毛发附在原位,嘴里还有十六颗牙齿。部分关节仍然可以活动。皮下脂肪丰富,软组织丰满而有弹性,用手按压后,不仅能很快恢复原位,在注射防腐剂时,软组织鼓起后,能较快扩散,吸收。   女尸历经两千一百多年而不腐烂,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主要是由于深埋、密封以及由此而形成的低恒温、缺氧和无菌的环境而形成的。当然,棺内八十多公升具有抑酶和轻度抑菌作用的棺液,以及体内汞的积蓄对延缓尸体的早期腐败同样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原因。   这具女尸从保存的年代之久,程度之好,在世界尸体保存记录中都是十分罕见的,是名符其实的“第一夫人”。由于它明显不同于呈干瘪状的“木乃伊”和表面似腊制模型躯壳的“尸腊”,也不同于骨骼脱钙软化而易于折断的“泥碳鞣尸”,因此在尸体的分类上,国际上已认同,应该把马王堆这类历史悠久,软组织仍有弹性,内脏俱在的“湿尸”,命名为“马王堆尸”。   即使很多在现实中非常害怕面对尸体的女孩子,也睁大了眼睛仔细观看“马王堆尸”并议论纷纷,这具尸体可能是世界上最不让人害怕最受关注的尸体了。   我看过了展览后在想,或许,我们在马王堆汉墓中发现的宝物再不会在以后其他地方的考古中发掘出来,但并不是就说马王堆汉墓中的各种宝物就是汉代的最高水平代表。在汉代,是个等级制度森严的朝代,生前享用和死后下葬都必须依礼而行。辛追夫人的陪葬品,应该不超过丈夫轪侯利苍,可惜利苍的墓虽然也发现,但多次被盗淮安怎么找到能治的癫痫医院,宝物也散失殆尽。利苍辅佐的第三代长沙王吴回和第四代长沙王吴右墓葬规格肯定又比轪侯利苍要高,他们享用的东西更非马王堆汉墓可比。长沙王吴回和吴右只不过是八个异姓诸侯之中的一个,又肯定非天子之尊的皇帝可比。   马王堆汉墓建造的年代属于惠帝、文帝时代,那时西汉实行休养生息的政策,尤其文帝更是坚持“躬修节俭”,在位二十三年,车骑服御之物都没有增添;屡次下诏禁止郡国贡献奇珍异宝;平时穿戴都是用粗糙的黑丝绸做的衣服。文帝为自己预修的陵墓,也要求从简,上行下效,地方官员也不可能太过于奢侈,史籍中更没有记载利苍贪婪或奢侈的事迹,所以马王堆汉墓应该是汉朝一个普通的高级官员的墓葬。在第五代长沙王吴著在位时,贾谊做了长沙王太傅,无论是自己,还是别人,无论是时人,还是后人,都认为这是被贬,从繁华的都城来到偏僻荒漠的地方,“恭承嘉惠兮,俟罪长沙”;“三年谪宦此栖迟,万古惟留楚客悲。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所以长沙的经济发展社会环境,在汉朝也肯定是排名不靠前的。   然而,就是在汉朝非常崇尚节俭的年代,在一个比较偏远的地方,有这么一个普通的高级官员夫人的墓葬,出土的一些文物,居然在世界上评价极高,誉为“惊人的发现”。那么,可以想象,在汉朝鼎盛的时候,在经济发达的地区,那些皇亲国戚或朝中大臣,又会有怎样的物质和精神文明程度呢!用司马相如的话,马王堆汉墓也只能是“又乌足道乎,君未睹夫巨丽也!”   也正如中华的文明,不仅不会毁灭,更会千万年而不朽!   共 380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