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木马】除夕前夕

来源:福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儿童文学
潘明也真不知道回哪个家,她和侯丽在一块已经三年多了。三年前,潘明在网上认识了侯丽。那个时候,潘明已经和他妻子夏秋琴提出离婚快十二年了,可一直没有离了。潘明光离婚协议书都写了九份,夏秋琴就是不签字。他为此到法院进行投状,代理律师信誓旦旦一定把婚给他离了。结果是,法院也不立案,婚没有离了,还给律师付了高额的律师费。加上来回的车马费,几乎用光了他所有积蓄。   潘明来北京工作已经十年了,从他离开家乡已经提出离婚两个年头了。他当时工作在省报驻家乡记者站,还算是个台柱子,是副站长。他提出和夏秋琴离婚理由也很简单,他几乎没有性生活。夏秋琴太胖,潘明也不瘦,两个人在一起根本没有办法做爱……这样的离婚理由他羞于给任何人说,就连法官律师,他都没有说实话。直到有一天,潘明和记者站的有夫之妻岳娗好上了,在采访途中他们住在了一起,岳娗给了他这一生最幸福的一晚。这个时候潘明才知道,夫妻性生活是这样的美好……就在那天回去后,潘明提出要和夏秋琴离婚。当夏秋琴哭哭啼啼到潘明的几个哥和几个姐去哭诉的时候,全家都惊讶地炸开了锅,都说是潘明疯了。哥姐都轮番问他原因,他就说他和夏秋琴没有感情。“你扯淡,”大哥说,“没有见你们吵过架干过仗,怎么没有感情了?”潘明无语。   这以后,岳娗就和潘明隔三差五的在一块,潘明享受到了在夏秋琴那里根本没有办法享受的幸福后,就更坚定了他和夏秋琴的离婚。潘明调到北京的中央媒体后,岳娗自然就来了,他们自然就住在了一起。岳娗的丈夫是个瘫子,平时在家也没有性生活,和潘明在一起也感到了正常夫妻间的乐趣……但是她不能和她丈夫离婚,因为她丈夫是为了她才瘫的。是怎么回事岳娗从来没有在潘明面前提起过……直到潘明碰到侯丽,潘明才提出和岳娗分手。岳娗也没有说什么,就不声不响地搬出了那个和潘明生活了七年的家……   侯丽漂亮、温柔,身材像个红透了的春芽树,亭亭玉立。第一次见面是在家乡,潘明回家过年,在网上QQ又见到了和他聊了一年天的侯丽。侯丽说她回到了家乡,潘明知道是在他不远的临县。潘明说去看她,侯丽莫名其妙地答应了。潘明开着自己的宝马X6去见她,两人见面都又莫名其妙地在那个县城开了房……那天,他们整整在那个只有7平方的房间里做了一整天的爱,他们也不知道泄了多少次。晚上离开时,都说不再见面了,可是两天后,都几乎同时要再见面,结果可想而知。在见面的第3次,侯丽提出离开家乡,到北京,和潘明过一辈子。潘明几乎没有想,就开着X6带着侯丽,离开了那个故乡。潘明没有回家取任何东西,侯丽也是,就一身红色的亚麻长大衣。而潘明,就一件皮衣,一辆车……   到北京潘明的住处——一个30多平米的租用公寓房,房间里就一个沙发,一个27吋的液晶电视,一张床。这个时候中国传统的春节还没有过,他们两个像新婚夫妇一样在那个房间里过了第一个他们认为平生最幸福的春节……这个时候潘明才知道,侯丽的丈夫5年了从来不回家,和他的情人在一个不知道的地方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侯丽也提出离婚5年了,可法院要见她丈夫,丈夫始终不露面。   侯丽和潘明在一起了两个月后,侯丽再一次向家乡法院提出离婚,这一次法院批准了,以丈夫失踪5年为由,下了公判书,侯丽拿到了那个梦寐以求的离婚书。可是潘明,和他妻子夏秋琴的事情还一直拖着……侯丽也知道,潘明是铁了心跟她过一辈子,要拿那个离婚书需要时间。原来计划他们5年不回家,可是,侯丽的父亲病重,两人还是决定回去看看父亲。   潘明在那个报社已经没有事情可做了,原因是报社经营不善,马上要倒闭,现在正在清理资产,准备破产。潘明的命运他自己知道,根据他和报社的用工协议,他会跟着报社破产的消息而离开,报社不会给他一分钱。而他工资,早已经在半年前就停发了。没有工资的工作谁愿意干?潘明已经有5个月没有去报社上班了,现在就靠侯丽在杂志社工作的工资生活。他多次找工作,也没有合适的,要么不景气,要么嫌他年纪大,实际他才50出头……   侯丽没有怨言,她是要个和她整天生活在一起的男人,一辈子这样厮守,不分不离,直到老死……潘明就是这样的男人,和他生活她觉得踏实、幸福。   下来就是准备回去的东西,衣服他们每年都买,今年肯定还买。在衣服市场,潘明极力给侯丽挑选衣服,让她试。侯丽却光往男衣市场跑,一件一件地往潘明身上垒,潘明气得和她争吵,侯丽光笑,掏钱买上就走……这是每年过年买衣服的惯例。潘明的衣服侯丽挑选,侯丽的衣服潘明决定,结果是,潘明的衣服买的让两个人提不动,侯丽的衣服就买一两件,气的潘明赖在女衣市场不走。还是侯丽能说动他,下一回就只买我的,你的衣服一件不买。可到了第二年,还是老样子。   在给潘明买了几件衣服后,潘明说肚子饿了,就在前门步行街的小饭店坐了下来。侯丽给潘明点了他最爱吃的红烧肉,潘明也给侯丽点了她最爱吃的辣子鸡……饭还没有吃,菜刚上来,潘明的碗里就堆满了辣子鸡块,而侯丽的碗里尽是红烧肉,两个人争着给对方夹菜……结果两个人边吃边埋怨。这是他们3年来的习惯,谁也改不了,他吃她喜欢的,她却吃他喜欢的,在家也如此……   饭吃完,潘明说,这一次是去见你老爸,你必须穿好的新的,不准再给我买了。说着,拉着侯丽就往女衣市场跑……这一回潘明称心得意了,给侯丽竟然挑选了4件套衣服,合身漂亮,侯丽也毫不犹豫地买了。   前门市场特别大,北京的外地的东西应有尽有。而且价格还不贵,品质还特高。他们又买了几只北京的特产北京烤鸭,还有北京杂糖,还有好多北京食品……侯丽说,老爸的身体不好,这一回给他好好补补,潘明满心赞同。他们买的东西把个挺大的X6后备箱塞的满满的。潘明累了,坐在车里休息,侯丽说她再转转,就朝市场走去。   过了一个小时,侯丽回来了,又提了一大包东西。潘明问,是什么啊?侯丽说,是姐姐哥哥们的东西。侯丽是独苗,没有姐姐哥哥,潘明知道是在说他的哥姐。潘明气愤地说,说好了不到哥姐家,你怎么回事?侯丽说,我想好了,还是去看看吧,他们的年纪都不小了。潘明知道,现在哥姐还期望他和夏秋琴和好,也不可能认她这个准第媳妇……潘明的爸妈去逝快15个年头了,家里包括他自己的事情都是哥哥姐姐们做主,可是这个事情,他自己主做定了。   潘明打开包,里面是大姐爱吃的北京发糕,二姐爱吃的北京松花糖,三姐爱穿的北京布鞋,大哥喜欢的高筒靴,二哥梦寐以求的鸽子梢……潘明看着看着眼睛湿了。   哈尔滨儿童医院能治羊癫疯吗武汉看羊角风哪家正规武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里效果好鄂州那家医院能治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