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憧憬】5816

来源:福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典诗歌
在六十年代初,别看当时的生活条件是那般艰难困苦,但是,我们班里的同学们却活得兴致勃勃,有滋有味。班花赵俊娥高高站在课桌上双手叉腰,她一脸的坏笑,吼道:“咱们班里最好看的男孩第一个是雷剑新,第二个是李明明,第三个是……其他的都不好看,将来都娶不到媳妇,哈哈哈……”   万富海朝着她厉声喝道:“别尽拿我们男同学开心开涮哈,也评价一下你们女孩子嘛。”   赵俊娥嘿嘿笑道:“女同学嘛,都是一般化,没啥可掰扯的,嘻嘻嘻。”   高继成朝着赵俊娥吼叫:“谁不知道你是咱们班里最漂亮的,虚伪啥呢?不过呢,你也别伪装,谁都知道你是李明明的相好呢,哈哈哈……”   “你胡扯八道!”我吼着,顿时恼羞成怒,扑将过去就和高继成扭成了一团。   在那时节,每家的生活水平都是清贫而无奈,差不多均是衣不裹体,食不果腹。然而,对于我们这群十二三岁的孩子却似乎是无所畏惧,无关紧要。整天照样蹦蹦跳跳,嘻嘻哈哈。   张小青盯着我问:“明明班长,这道题,我怎么算也不对呢?”   我看了看说:“你的列式算法错了,先乘除后加减嘛,嘿嘿,搞糊涂了吧?”   “喔喔,嘻嘻,我是怎么搞的嘛?真是的。”她急忙用橡皮擦了起来。   听人说,她的家庭成份不好,她的爷爷旧社会时是个大恶霸地主。解放初期,她爷爷在“镇反”运动时就被乡政府里的民兵们拉出去枪决了。小青的父亲同时也被关押了起来。就在那个时刻,她那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大哥顿时就被吓傻了。他小小年纪,哪里见过那种嚇人的阵势,顿时就被吓成了痴呆症!从此后,他就变成了个疯疯癫癫的傻子,整天衣不遮体,蓬头垢面四处去瞎胡游荡……   小青的父亲是个“黑五类分子”,整天不是去扫大街就是去为大食堂拉水。我时而路遇见他,他如老黄牛似的拉着那辆架子车,车厢里那只诺大的汽油桶;他汗流浃背,气喘嘘嘘。我急忙跑过去帮他推车,过了高坡处,他停了车,擦了把汗对我嘻哈笑道:“这不是明明吗?哈哈,一转眼就长这么高了,真是个好孩子。”   叔叔大高个儿,他天庭饱满,剑眉高挑,双眼皮,一副潇洒倜傥的俊模样。他大儿子的相貌极似他,但却是个疯癫子。小儿子张小军身体单薄,眉清目秀,然又随了小青的母亲。别看他精瘦的身材,打起架来却是如恶狼般的心狠歹毒。一次,邻居家一个高个头小六子无事生非,居然敢欺负小青的爸爸,辱骂他是个臭不可闻的大地主分子,这可能也是深受周边环境的影响所至。小青的小哥哥那天堵住了那个小六子,他也不多说一句废话,冲过去朝着那个小六子就是一顿拳脚!   那个爱骂人的小六子被打的是稀里糊涂,只有张口大哭,道:“啊呀呀,俺又没惹你,啊啊啊……”   小青的哥哥张小军用手指着他厉声喝道:“你他娘的再敢欺负辱骂俺爹,下次看俺不敢把你的狗腿打断了才怪!”   六七年中旬,文革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张小青的父亲经常被拉出去批判批斗,甚至于游街!在那段昏暗的时日里,学校里面几乎被迫停了课。平时就是去上课,也是隔三差五。在课堂里也只是背诵朗读毛泽东文集里的老三篇:《愚公移山》《张思德》《为人民服务》。   本来,我的同桌是班里最漂亮的史志英同学。但是,不知何故,张小青却不顾全班同学们扫荡过来的惊诧的目光,她竟然一意孤行,一屁股就坐到了我的身旁。顿时,同学们那好奇的目光和一片唏嘘声……   上课期间,我后座那个爱顽皮搞笑的王林林悄悄把张小青的作业本偷偷转移到了我的抽屉里。这本来算不了什么大事,但是,最终还是被张小青发觉了。她撅着她那厚厚的小嘴,顿时对我不依不饶,喋喋不休辱骂着:“你是个啥秋东西,小偷,贼娃子,不要脸……”   “你,你怎么能够血口喷人呢,要不是我拿的怎么说?切!不可理喻,整个一个神经病嘛!”我怒气冲冲道。   “啊呀呀,妈呀,都欺负俺这个苦命人啊……”她痛哭着,用双手捂着脸哭着跑了出去。当课的老师是陈清灵,她急忙上前去阻挡拉扯张小青。但是,张小青此刻可能是气疯了。她力大无穷,居然一甩手就跑出了教室。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从那一刻起,她居然再也没有来学校读书。从此,我内心深处那个忐忑不安哟!   时光荏苒,一转眼就到了第二年春天。无意间闻听到张小青跳小水库自尽的消息,顿时就把我惊呆了!   后来获悉;她的身世加上那段昏暗的日子,对于她来说可说是里外夹攻,可能把她的精神世界彻底摧垮了。当天下午四点多钟,她和面时与她母亲不知为何吵了起来,而且是吵的不可开交。一气之下她竟然口出狂言,道:“气死我了,这日子还是人过的吗?你们当初就不该生我,啊呀呀……”她大哭了起来。   母亲恼怒吼道:“死妮子,哭哭,整天就知道窝囊在家里,也不去学校读书,以后你就吃屎去吧,恐怕吃屎都没有热的!”   张小青吼道:“我不活了,这日子再活下去也没啥秋意思。”   母亲头也不抬,轻描淡写摆摆手道:“去吧去吧,那涝坝也没有盖盖子,去吧去吧。”   张小青一扭身,手里拿着那块正在和着的面团团就一头冲出了家门。一路上,她一边撕扯扔着面团团一边嚎啕大哭着奔向了那个小水库。当时,路人都面面相觑,均不知道她为哪般。自此,她哭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到了水库边,她就毅然决然朝着那座水库里纵身跳了下去!   傍晚时分,还是几个去洗澡的孩子发现了她。可是,为时已晚,她脸朝下漂浮在水库里,早就一命呜呼!   从此后,她那个疯癫的哥哥就更加疯癫了,整天到处乱跑乱吼着:“5816,5816……”并且还在多处墙面上用尖石头深深刻画着那组数字:5816。有人猜想,5816,啥意思呢?不久,居然有人似乎真的猜到了其中的奥秘;五月八号,下午四点多钟,不就是张小青跳水自尽的日期和时间吗!张小青的死似乎并没有给周边引起多大的波动,慢慢的就趋于风平浪静。渐渐的,就好像没有发生过那件事情似的。   那天,我独自到那个水库里去洗澡玩耍。此时已是春意盎然,柳树下,我脱了衣服,刚准备跳下去时,突然间想起了我那个可怜的同桌女同学——张小青。我心里不禁一阵阵酸楚和胆怯,随后,我去拔了几朵野花朝着水面上抛去,不知何故,我的心里似乎得到了些许的慰藉。我一个猛子扎了下去,开心地游玩了起来。不料,我的脚丫子却意外的抽筋了,我惊恐万状,急忙挣扎着往岸上折腾,多亏我的水性好,只差点要了我的小命!最终还是挣扎着扑腾着爬上了岸。   在岸上,我咳嗽着,呕吐着浑浊的水。我盯着那池微波荡漾的水面,不禁又想起了张小青那次辱骂我的情景,她吼叫道:“你是个啥东西,小偷,贼娃子……”   我呢喃着:“又不是我拿的……”   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里?郑州什么样的医院可以治疗癫痫?武汉儿童羊癫疯治疗医院荆州哪些医院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