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的话 > 文章内容页

【思路】尊严

来源:福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感人的话
祥和小区坐落在汾州市河东区繁华地段,门前一条东西干道把小区和附近的菜市场、购物中心联系起来,小区人家出行格外便捷。   不仅如此,操着不同口音的小商贩还经常挑担推车来小区叫卖,卖蔬菜水果的、五香花生的、卖棉花卖鸡蛋的、甚至收破烂的,都成了小区的常客,成了小区的风景。小区居民也常常在家门口购物交易,实在是方便的很。   事情总是不会尽如人意。   年前,祥和小区东边的篮球场被政府规划成了十六层商贸大厦。为了施工安全,小区门前的东西干道被天蓝色的铁栅栏拦腰隔断,畅通的道路突然成了死胡同。像被人掐住了喉咙一样的出气不畅。   小区的人家只好出门左拐,向西绕行,西边是社区卫生所,要走一大截才能走出“胡同”。   刚开始卖泉水的、卖鸡蛋的还来串门,因为“死胡同”车辆掉头困难,又失去以前的四通八达,渐渐地,小区冷清了。连“破烂儿”悠扬的声音都只远闻其声,不见其人了。   暑假以来,许姗这真是烦透了。女儿大学毕业整理了几箱先前废弃不用的课本,儿子留下几箱喝光了的易拉罐,还有单位发了福利的旧纸箱子,都堆放在阳台。而要提到垃圾站要走很远的路,还不能做到废物再利用,也太不环保。要是以前,早有收破烂的师傅到小区。这不她每天下班总是留意有没有先前到过小区的“破烂王”,却总会擦肩而过,要不就是师傅不愿意到这来。   今天许姗和老公下班开着车子,刚走到建设路拐弯处,许姗突然大叫“停车停车”,诧异的老公赶紧来了个急刹车。原来是有个收破烂的师傅停在路边。师傅刚从公共卫生间出来,被艰辛的日子熏黑的脸上,涂满陌生,额头几道皱纹的沟壑里似乎埋藏着遥远的故事。   许姗走过去问了句:“师傅,是你的车吗?你有名片和电话吗?你有空的时候我打电话,到我们小区收废品去。”   “破烂王”师傅一笑,露出黄黄的牙:“我没有电话,也没有名片。”   许姗看看车子,空荡荡,就怂恿道:“师傅,我在前面走,跟着我都小区收废品去,很多人家呢。”   师傅问:“哪个小区?”   许姗手指着南边的方向说:“不远。你跟在我后边,很快就到了。”   看到师傅有些同意,许姗喜出望外,无论如何把这些废品清理出去,家里就整洁多了。前几天不是有几户邻居也在埋怨,自从东边开始建楼,废品一直没有人收购,家里太乱了。   很快到了小区楼下,许姗客气地问师傅:“师傅,你上去收,还是送下来?"   师傅无意识地瞅瞅自己的一身行头,破烂的上衣看不出是灰色还是卡其色,都好久不洗了吧,一双鞋子露出朦胧的脚趾。他不愿上去,摇摇头。   许姗让一对儿女把整箱的废品依次搬下来。还真不少,师傅开始分门别类在楼下进行整理,捆扎,旧书和易拉罐的价格有区别呢!   “收破烂的,收破烂的”几声尖叫伴着推拉窗户的声音传了出来。   “破烂王”抬起挤满皱纹的脸不禁环视起来,一时找不到发音的地方,垃圾的碎屑迷了他的眼。   “收破烂的,你收破烂,往远走一点,脏兮兮的别在我楼下。”原来是二楼的住户。   “破烂王”看清了推开窗户的女子,贵妇的摸样,卷卷的头发,还有明显化过妆的脸。他不做声,低头继续捆扎那些废品。   “说你呢,收破烂的,耳朵好使吗?”   看到是许姗的儿子在搬一箱子空易拉罐,这小子蛮招人喜欢,二楼的贵妇语气舒缓了下来:“收破烂的,收完以河南较好的癫痫医院在哪后,把脚下的垃圾给我捡干净。”   “破烂王”头也没有抬闷声说:“你把笤帚扔下来,我给你扫。”   “我的笤帚是用来哈尔滨癫痫医院怎么治癫痫扫大街的吗?你用手捡干净。”   “破烂王”站起身来,有点窝火地说:“大姐,你不是刁难人吗?”   “你喊谁大姐?我有那么老吗?你拣不干净不要在我阳台下面收破烂。”贵妇的嗓门飙高了起来。   河南“破烂王”毫不示弱,他黝黑沧桑的外表掩饰不了骨子里的中原男子的刚性,他站起来举起小喇叭大吼:“我今天就在这里收破烂,看你能把我怎么样?收破烂!收破烂喽!”   久违的“收破烂”的回声在小区传响。   听到吵闹声,许姗知道是那个新搬来的一对夫妻。卷头发的女人总是身着时尚,抱着一只雪白的狗叫“白狐”,“白狐”的皮毛比天上的云彩还要洁净。遛弯的时候,儿子小强几次想摸摸“白狐”的美丽的绒毛,贵妇一边躲一边说:“白狐怕传染,怕感冒。”   “白狐”喜欢荡秋千、坐滑梯。傍晚的时候,贵妇总是把“白狐”抱上健身器材,让他加强锻炼,透透空气。   “白狐”倒也是不客气,只要一放手,它就跳跃到健身器材上面做起了动作,上蹿下跳惹的贵妇呵呵大笑。日子长了,“白狐”也是难耐寂寞,只要外出它就格外放松,自己到小区的绿化带里自由大小便,随意在林荫道上撒尿,有时候干脆就便在健身器材上面或者下面。上一次下雨天“白狐”忍不住就直接便在楼道里,一楼的退休大伯才赶紧用灰土掩埋。   “白狐”几乎家喻户晓。   可能是“收破烂”的喇叭起了效应,也可能是贵妇与"破烂王“的对骂的吸引,总之大家一传十十传百搬着自家的废品,从个单元走下来,集聚在楼下,一时间,那里成了一个临时废品收购处。   “收破烂的,收破烂的。”二楼的纱窗刺耳的被拉开,贵妇的头探出来,“赶快把垃圾弄走。”   “破烂王”也火了,“我今天就在这里,你能把我怎么样?”   师傅的河南口音似乎惹翻了二楼的贵妇,她气冲冲地喊叫:“臭收破烂的,你还有理了?我不让你在我楼下,脏死了!”   贵妇拿了一把彩色的扫把冲下楼来,在距离“破烂王一米远的地方狂扫起来,飞起的尘土和纸屑弥漫在师傅周围,师傅用袖子遮住眼睛。   邻居们捂着鼻子都躲远了。   贵妇嘴里骂着:“你这种人还配跟我说话,脏死我了,下贱的东西。”   师傅的刚性再一次爆发:“你再骂一句。”   贵妇用手帕轻轻扇扇飞起的尘屑,一脸的不屑。   这时候“白狐”突然轻捷地跑了楼,摇摇洁白的小尾巴,在废品中间钻来钻去,还跑到师傅的脚下做狂吠状。贵妇立刻喝道:“宝贝,快过来,那里太脏了!刚给你洗过澡。”她抱起“白狐”,梳理它洁净的皮毛,“白狐”的小嘴上隔空湖南看癫痫病靠谱的医院亲了一口,说:“宝贝,这里这么脏,你下来干嘛,咱上楼洗澡去。”   “破烂王”再也无法忍受,他把困扎好的纸箱使劲掼在地上,“我他妈不收了。”转身离去。   许姗叫儿子小强拿来了家里的扫帚,扫干净地上的碎屑。她觉得有些对不住师傅,就温和地对师傅说:“师傅,我来扫干净,你把这些邻居家的废品都收了吧,我来扫。“   师傅气冲冲地说:“我把你家的收了,就走。我还受不了这个气了。”   邻居们立刻围坐一团,“都搬下来了,怎么能说走就走呢?”好几个上了岁数的大妈还拦住“破烂王”有的抓住了称,好言相权,都收了再走。   “破烂王”铁青着脸,嘴里骂骂咧咧,坐上了三轮车,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小区的人们提着废品,脚下摆满空啤酒瓶子、废弃的纸箱,还有不断往楼下搬废品的人,面面相觑……               共 2624哪儿治癫痫病好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