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轻舞】婆婆的桑树 _1

来源:福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剧本要闻
摘要:也难怪婆婆把桑树当神灵供着,那个年代,老百姓除了崇拜领袖,是不可以信奉神灵的,在那些艰辛的日子里,婆婆把桑树看做她的精神支柱了。 八O年第一次去婆家,进门就看到院里两棵高大的桑树,遮天蔽日,长的很是茂盛。予东这一带的习俗,前不栽桑,后不栽柳。院里很少有栽桑树的,就忌讳桑与丧偕音,不吉利。   和婆婆闲聊起来,就问起那桑树。婆婆说;“当初分宅基地的时候,两棵桑树就长在那里,看它长的条板,就留了下来,将来给我和你爹做寿材”。   “都说院子里种桑树不好呢!”   “咱这桑树老了,有灵气呢!逢年过节我都在桑树下烧香祷告,这些年日子越过越好,咱的人也越过越旺,都是这桑树保佑的呢”。   婆婆不识字,又不是精巧女人,年轻时公婆男人很看不上她,每日家里地里,笨重活计都是她来干,养了五、六个孩子,也没人帮衬一把。活到六十多岁,没赶过乡村集市,走的最远的路,就是从娘家到婆家。婆婆提起往事就恨:“咋过来的哟,眼都快哭瞎了!”   也难怪婆婆把桑树当神灵供着,那个年代,老百姓除了崇拜领袖,是不可以信奉神灵的,在那些艰辛的日子里,婆婆把桑树看做她的精神支柱了。   隔年回家,我和婆婆说;“娘,现在兄弟姐妹都成了家,你也该享享福了,带你去城里住两天,再去南边看看景致。”   婆婆有些紧张,“中不中啊,我一辈子也没出过门”。   “怕啥?有我和你儿子领着您呢!”   婆婆一辈子也没坐过车,不管坐什么车,那个晕哟!又惦着家里的地,家里养的鸡啊羊的,还有那两棵老桑树。我说:“家里不是有爹照应着吗,你挂念啥?”   “你爹哪操过心,油瓶歪了都不知道扶扶。赶紧送我回去吧,我就是劳碌命,享不了这福”。   后来抱着儿子回家,婆婆悄悄跟我说;“你不知道,我每天在家里跟大桑树祷告,让你快点怀上,生个大胖孙子,你看看灵验了不是?”   “现在政府也不管烧香拜佛的事了,这大桑树越拜越灵,你看咱家现在粮食也吃不完,出去打工都能拿回来钱,这计划生育紧张,你妯娌几个家家都先有个儿子。你别不信,这都是我天天给大桑树烧香祷告积德来的”。   婆婆说得神乎其神,惹的一个庄子的年老的,年轻的媳妇们都来桑树下烧香祷告。婆婆乐得热闹,凡来烧香的就端茶倒水,热情挽留,家长里短地唠个没完。   “别走了,在这吃了再走”。   “不了,家里忙呢!”   “这老婆子,年轻时谁也没看你有福,这老了老了享福了!”婆婆最爱听这样的话。   后来有一棵桑树出了毛病,树身上有了洞,从树洞里流出鲜红的汁水。公公围着树看来看去,叹道;“再长长看吧,里边别空了就好,空了就不够两个寿材了。”   公公七十岁那年,出了场车祸,公公伤好后说;“七十三,八十四,眼看活到殉头了,把树杀了,把喜棺做起来吧,万一有个病啊灾的,现做也不赶趟”。   那天请了伐树的人,婆婆在树下上了香火供品,祷告跪拜一番,那伐树人拿着电锯,先伐下桑树的枝枝杈杈,然后贴着树根锯下去,一晌的功夫,两棵桑树便横在地上。公公在两棵树身上量来量去,自语道;“够材料,打两个棺材宽宽敞敞的”。   两个棺木做好了,五七的板材,厚重、气派,邻里们谁见了都是一番称赞感叹。公婆的心事总算了了,满脸的心满意足。   棺木放在哪里呢?外面风吹日晒的,又怕被盗贼惦记。放客厅也不合适,人来客往的,总是不雅观。公婆让人把棺木放在自己的卧室里,卧室东墙留门,床搁在靠后墙的位置,靠前墙摆一棺木,靠西墙摆一棺木,一间卧室塞的满满当当。   自从做好了棺木,儿女们把爹娘养了起来,公婆也不下地劳作了,安安生生的享清福。可是,每次回去,看到公婆每天守着两棺材过日子,总觉得有些凄凉。有几次婆婆跟我说:“把我和你爹的寿衣买了吧,城里卖的寿衣好,做的好看,花也好看”。   “买这么早干什么,你要活到一百岁,寿衣都沤烂了”。   “我总想看看好不好,过过眼就放心了”。   “一定给你买最好的,越往后做的越好,现在买了你保准又后悔”。   辛劳一辈子的公婆,老了老了最大的愿望,就是死后穿的好,住的好,至于今世的享受,竟全不在意了。   不巧的是,上面来了政策,为了节约土地,取消土葬,一律实行火化制度。村上一个老人死了,儿女们黑夜偷偷装棺埋了,把地整平,不露痕迹。那知几天后县殡葬稽查队来了,挖开坟墓,浇上汽油,现场焚烧,一时间浓烟滚滚……   婆婆看了嚎啕大哭;“咋整啊?我守了一辈子的棺材也用不上了,我那好寿衣也得烧成灰啊!我死了,也要烧成灰啊!这可咋整啊?”   婆婆衰老了许多,她那天堂般的来世仿佛一下子变成了地狱。好在过了两年,上边又不怎么管火化的事了,那有钱的人家办丧事,棺木更贵重,墓地更气派。婆婆透着羡慕的眼神,“你看人家那丧事办的,多风光”。   羡慕归羡慕,婆婆守着她的棺材,却越来越恐惧死亡。去年回家给婆婆过九十寿诞,婆婆呜呜地向我哭诉:“你嫂子也烦我了,你兄弟也呵斥我!”   嫂子说:“天天在我跟前哭,还没活够呢,不想死,哭的怪膈应人的!”   兄弟说:“天天哭着害怕死,我说给你吃点安眠药,不知道的就睡过去了。她就吓的不吃我的东西,怕我害死她!”   我和老公开导婆婆半天,这生死的大道理,她怎能懂呢?看着她对生的渴望、对死的恐惧,只能鼓励她坚强些,耍讨儿孙喜欢,大家才对你好。   今年回去祝寿,给婆婆买了幅寿比南山的银镯子,婆婆说;“你咋不戴呢?”我说;“我戴着干活碍事,你现在啥也不干了,就趁戴镯子”。   婆婆说;“可惜钱了,我这大年纪,还能戴几天,难道带进棺材不成?”一家子七嘴八舌的都说开了:“就得带进棺材,你看那过去的皇帝皇后,有钱人家,陪葬多少,你这回也有陪葬了!”把婆婆乐得坐在床上前仰后合的。 湖北哪家癫痫医院比较靠谱呢儿童癫痫病用药有什么讲究儿童癫痫存在哪些具体的病因武汉癫痫首选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