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星月】我逮着你了——噢耶儿

来源:福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经典话语
无破坏:无 阅读:1873发表时间:2017-03-09 12:12:45 摘要:噢耶儿,噢耶儿,果然不出我所料,今天我可算逮着你了,我可爱的老班长,当年你厉害,你牛X,现如今还是我厉害吧!我终于逮着你了,哈哈…… 打开电脑,登上QQ,再点开空间,看看网友们又有什么新的动态和高论。   正浏览着,嗯!发现我的空间里怎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这位不速之客:噢耶儿、噢耶儿地转了一圈,作了一通……我刚想说:“朋友慢走,可否一叙?”没等我说完他就一溜烟地跑得无影无踪了。   但此君也本着中国人的做事原则:“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学着孙悟空的做派,在我空间里留下了一句话:“老同学,三十多年未见,不知你的记忆中可否有俺……”。   吴承恩在《西游记》第七回中写道,孙悟空出了太上老君的八卦炉,心里这个恼啊!当即就大闹了玉帝的天宫。   玉帝派天兵天将都奈何不了他,他太厉害了,没有人能降得住他。   玉皇大帝请来了“如来”佛祖,孙悟空想:你“如来”有什么了不起的,那手掌,方圆不满一尺,如何跳不出去?我有筋斗云,一个筋斗就是十万八千里,还有七十二般变化,怕你个球。   两人开始比试,孙悟空连翻了几个筋斗云,一抬头看到了五根肉红的好粗好大的柱子,孙悟空围着五根几个人都抱不过来的柱子转了几圈。哇!这么粗的柱子,孙悟空自作聪明地想:我老孙纵横三界,无人能敌,现在我已经跑到了天边,人间的尽头,眼前的五根柱子分明是擎天柱嘛!我肯定跑出了“如来”那老儿的管辖范围。心里乐开了花,有点忘乎所以!   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必须留下点什么以此证明自己来过此地,所以就在其中的一根柱子(其实是如来的中指)上写道:“齐天大圣到此一游!”口说无凭,又在大指丫巴上撒了一泡猴尿作为证据,也好让“如来”服气!   后来国人们都效仿老孙,不管到那游玩都愿意留下“某某某到此一游”的字样,以此证明自己来过。   害得各处的旅游景点大为光火。   这种不良习性,居然还有人带到了国外,让外国人好一顿投诉我们,搞得我们在外国人面前非常狼武汉癫痫怎么检查狈,抬不起头来。   我的这位同学也学着老孙的样子留下了仙踪,但我没有“如来”的法力,闻不出他的气味,任我使出浑身解数,再也找不到他的踪迹。   一连几天我都愁眉不展,苦恼不堪。我苦苦寻觅着,苦苦回忆着,此君是谁呢?   三十多年不见的同学太多了,工作后大家都各忙各的,顾不上来往,以为年轻反正有的是时间,不想一晃三十多年就过去了,我们都早已步入了中年。   真的是岁月如梭人生苦短啊!从哪查起呢?经过暗访,排查,我敢肯定此人不是女同学,我们女同学见面,哪里还顾得上玩深沉,早就抱头痛哭了,忆往昔、诉思念,鼻涕眼泪地哭得一塌糊涂。   由此判断此君肯定是男生,都说男生办事雷厉风行,怎么这次出场的时候,婆婆妈妈的好像唱京剧的,开场的锣鼓“锵锵锵”地敲了半天了,演员还没有上场。   我一拍脑门灵光一闪,突然想起一个人来,此君如云中之神龙,见尾不见首神秘兮兮的作风,颇像我的同桌张松波。   张松波历来都不苟言笑,严肃有加。我和他同桌一年多就很少见此君笑过,他总是对我板着个脸一付一本正经状。接下来我就发出了试探的信号,在同学群里,我给“噢耶儿”唱《同桌的你》: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猜不出问题的你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才想起同桌的你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看了你的日记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   ……   连唱了几天怎么没有什么反应,此计不行,我又生出一计。   我又进行了下一个环节,采取朱军在《艺术人生》中的忆童年的煽情策略,还没等我煽多一会儿,不料此君绝情地甩过一句话:“我不是你同桌,你的同桌不是张松波吗?”   我大失所望,此君的记忆力可真好啊!三十多年了还不忘我的同桌是谁,此人一定是个非常细心的人,而且在班级里还应该是个举足轻重的重量级的人物,我进一步地进行推理。   噢耶儿——不是我同桌张松波,那又是谁呢?我在记忆里搜寻着,难道是王壮仁(机械仁)?   不像啊!王壮仁是个急性子,好不容易找到老同学了,一见面就直入主题,见到了我就一句话“老同学,能视频吗?”我也想念老同学,三十多年不见,别来无恙,我毫不迟疑地说:“能……”迫不急待地打开视频框,看到变得又老又曾相识的老同学,那个感慨啊,唏嘘不已!   我们聊啊!聊啊!恨不能一下子把三十多年的想念一下子倾诉出来。我们又回到了高中时代,我和王壮仁一起声音哽咽着背《念奴娇,赤壁怀古》:“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真是人生如梦啊!转瞬我们也老之将至!   泪光婆娑中,我们又回到了三十多年前美好的青年时代,回到了那个如歌如梦的年代!是啊!浪花淘尽英雄,淘不尽的是我们同窗的情谊和永恒的故事。   如此看来“噢耶儿”肯定不是王壮仁了。难道“噢耶儿”是张立江(网名寻逊客,这个名还靠点谱),也不像啊!这位师兄和我不是一个班的,我是一班,他是二班,因此我对他的印象不深。   刚加上好友时,立江师兄就开门见山地自我介绍,见我还是想不起他是谁时,立江师兄就热情地、耐心地、不厌其烦地启发我,帮我回忆过去,努力地帮我找回那失去的记忆。   所以我敢肯定“噢耶儿”不是立江师兄,难道是金钧(完美世界)、朱逊华(乐安客)二位老同学,也不太像!这俩个人虽然不太善言谈,但决不假装的这么深、潜伏得这么深。此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一定道法很深,噢耶郑州知名的癫痫医院在哪儿啊噢耶儿!跟我玩深沉,玩含蓄,玩潜伏,我是谁啊!我是反潜特别行动小组,我非逮着你不可!我发誓!   “噢耶儿,噢耶儿……”算你狠,你就等着瞧吧!看我如何让你现身,如何让你显露原形!   我如果找不出你来,我就白在江湖上混了。“噢耶儿”就算你是天外来客,我也要找出你的户口所在地,看看你的身份证到底是那个星球的。   唉!这个虚拟的世界让我是又爱又恨,又欲罢不能!爱呢!是这个网络世界让我们所有的朋友,亲人不用走出家门就能见到对方,可以聊天,可以视频,解了我们思亲的情怀;再也不用为了见某个人,颠颠呵呵地赶几千里路了,我们要工作、要养家、要育儿、又没有时间。   但是我也恨这个虚拟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们每个人都拥有了孙悟空七十二变的本领,变化多端,我们不仅能七十二般变化,甚至于能千变万化,能藏至深山,潜入大海。   我们还能隐身,想起个啥名就起个啥名,不像身份证上只能有一个具有法律效力的名字。我们想一秒换一个名字都没人能管得着,就这么任性。你愿意起个抽象的,还是写实的,你愿意起个潇洒的,还是含蓄的,你愿意起个动物的,还是植物的,你愿意起个副词的,还是叹词的,反正自己说了算,自己做了一把起名字的主。   这真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叫狗屎狗屁都没人管,随便,任性,就是任性。   所以我这个恨啊!“噢耶儿”你起这么个莫名其妙不知所以然的网名,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吗?让我怎么能找到你呢!虚拟和现实的两个世界啊!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让人百转千肠,又哭笑不得的网络啊!同学们能不能不这么随心所欲!   当然,我也赶了个时尚,也起了个网名,叫“随心所欲”,此名听起来好像很随便啊!我这么多年处风风雨雨的,处处是小心谨慎,胆小甚微,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的,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现在好了在虚拟的世界里,这回咱也潇洒一把,随便一把,大胆一把,随心所欲一把,这正是随吾心之所欲,独行于天地之间,悠然欣然。任那满天神佛,与我有何相干!   为了找出“噢耶儿”到底是谁?接下来我动用了一系列的侦察手段,展开细心、周密的调查。我布下天罗地网,九曲迷魂阵,单等“噢耶儿”露出蛛丝马迹来。   我要放长线钓大鱼,诱敌深入。我就不信再狡猾的狐狸,还能逃出猎人的眼睛。哈哈……噢耶儿啊!噢耶儿,你有千条妙计,我有一定之规,看我如何逮着你。   此后的几天,我天天埋伏在同学群里,察言观色,筛选、整理武汉中际医院口碑怎么样聊天记录,寻找有关“噢耶儿”的蛛丝马迹。   岂不知到了同学群里,大家摇身一变又都回归本真,填得又都是真名,如此变幻莫测,颠来倒去的,让我如何能找出“噢耶儿”是谁啊!   经过几天的观察,大脑里突然灵光一闪,我想起一个人,这个人疑似“噢耶儿。”   如果真是他,那可就太可惜了!这小子经过三十多年社会大学的高温、融化、定型、锻造、打磨、抛光……等各道工序的锤炼,完全学坏了,变得顽皮了,也不知道他这么顽皮,他的家人知道不知道啊!   此君有可能是我那可亲可敬的老班长刘勇,提起老班长刘勇那可真是好人一个。我这个人命特别好,从小学到大学我摊上的班长一个比一个好,刘勇是我高中哈尔滨癫痫要作哪些检查时的班长,如果全国要举办评选好班长的活动我准投他一票。   刘勇只大我一岁,长得什么样呢!叫我怎么跟你形容呢!   这么跟你形容吧!就刘勇长得那张脸、那德性,就是所有人的都当了叛徒,人家刘勇班长也当不了叛徒的那么一张脸。标准的国字型脸,方方正正的,给我当班长时也只有十六七岁。   别看他只有十六七岁,工作能力和协调能力非常强,又有掌控班级形势的能力。这个大男孩办事公正、公道、为人还厚道;做起事来不浮华、不张扬,稳稳当当,踏踏实实,勤勤恳恳。   他是老师最好的助手,每次布置劳动任务,刘勇没有浮言豪语,只有带头苦干,非常地本真。   经他管理的班级是我们学校最好的班级,班级的氛围非常好,团结、向上、积极是一个优秀的团队,无论是学校安排的工作,还是班级组织的各个季节的劳动都领导的非常圆满,各项工作干得非常出色,因此我们一班经常受到校长的表扬。   引得其它班级的班长那个羡慕嫉妒恨啊!刘勇因此也深得老师的喜爱,深受同学们的爱戴和尊敬。尽管我们已经三十多年未见,但刘勇的音容笑貌还留存在我的记忆里,光鲜如昨,没有被岁月的风雨吹打而漂白褪色。   一想到“噢耶儿”如果是老班长,我的心中不免有些替老班长惋惜:“完了,完了,老班长,你一个大好人想不到也学坏了你,和我玩捉迷藏,害得我好几天夜不能寐、茶饭不思的,看这一回,我让你玩得很惨……”因此我摆下了迷魂阵,在群里留下了联系方式,单等鱼儿上钩了,哈哈……   我正埋伏在网上,等着“噢耶儿”露出马脚时,也好抓他个现形啊!   一天下午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的那一端传来一个陌生成熟男子的声音:“你好,你是随心所欲吗?”   我心中窃喜,狡猾的狐狸终于上钩了。我礼貌地向对方发出询问:“你好,请问你是……”   对方不急于回答反而故弄玄虚,虚张声势。   让我猜他是谁,最近让我猜是谁的人太多了,网络发达了,几十年不见的同学都找到了。   可是我从那儿猜起啊!读高中的时候是上个世纪的一九七八年,虽然说是同学,可是同学三年也没有说过一句话,那时候就那样,很封建的。学过物理的都知道声音有三个特性“音调、响度、音色”,其中音色决定一种物质的音质,不同的人音质是不同的,所以我们很容易区别开来大提琴和小提琴的声音,张三和李四的声音,但是我的听力再敏感,我也得熟悉这个声音吧!   三十多年过去了,本来当初就没说过几句话的同学,如今早过了变声期,让我上哪儿猜去啊!好吧!既然让我猜,我就大胆地猜一回:“我试探地问,你是噢耶儿……”   此话一出口,我就忍不住扑哧一下子笑出了声,这一问一答我怎么感觉,像是地下党在接头对暗号呢!正在暗自高兴时,不料对方丢过来一句话:“我不是噢耶儿,我是克尔……”   我纳闷了,怎么又冒出个“克儿”?当然在我的记忆里,我们班是有好几个二毛子、三毛子的混血儿同学,他们或她们那深邃的蓝眼睛、漂亮的黄卷毛、白皙的皮肤都和我们大不相同,其中有几个还是我的好朋友!   我承认现在政策宽松了,如果他们想认祖归宗,也应该叫个什么“别林斯基”或者什么“肯德基”的啊!再或者叫个什么“阿寥沙”“喀秋莎”什么的,怎么可能叫什么狗屁“克儿”,听到这个名字,我的第一感觉就好像德国鬼子又来了。   我又开始恨这个虚拟世界了,我一头雾水自言自语地瞎磨叨:“克尔,克尔是谁呢……你一个中国人怎么起了个外国名啊!这也太不靠谱了,我彻底崩溃了,我彻底晕菜了!”   经过一番刨根问底,终于探出虚实,“克尔”这个假洋鬼子,原来就是我想要找的同桌张松波,同桌啊同桌,我可找到你了,我不仅感慨万千。   同学相见自然是上下三十年的一顿神聊,所有的牵挂,所有的思念瞬间释放爆发出来,犹如山崩地裂一般不可遏制。   从学生时代聊到工作后的种种境遇,从家庭唠到孩子的学习就业……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恨不能把这三十多年的故事、经历、一下子全倾诉出来。   我亲爱的好同学,我真是太想你们了,命运使我们有三年的交集生活,后来为了生活我们劳燕分飞,各自奔波在职场上、上下求索,渐渐淡出了彼此的生活,现在我们又相逢了。   虽然三十四年未见,不是没有牵挂,更不是没有思念,能记住同学的名字,就能证明你的心中还珍存着这一段同窗情谊,我真的很感动我的同桌还记得我,我又迫不急待地向他打听,天天想念的几个同学的近况,知道他们都平安,都无恙,都幸福!我心释然!真的要感谢网络,感谢生活!   最后我们彼此向对方发出邀请,非常希望对方在方便的时候携全家来玩,共享美好时光!   千言万语也道不尽我们的同窗情谊,一季的青春,三年的同窗,一生的牵挂,要挂断电话了,我问张松波:“你知道噢耶儿是谁吗?”张松波嘿嘿一笑,不假思索地说:“噢耶儿是刘勇”。   噢耶儿,噢耶儿,果然不出我所料,今天我可算逮着你了,我可爱的老班长,当年你厉害,你牛X,现如今还是我厉害吧!我终于逮着你了,哈哈……   看到这,朋友们肯定在捧腹大笑。一定在笑话我:“你也太笨了,太傻X了”,同学群里都填得真名,怀疑是谁用鼠标轻轻一点这个人的头像,就能清楚地看到这个网友的资料和网名,他填得一切信息都一目了然了,找一人也不用费这么大的劲吧!   还用得着这么天翻地覆,五湖四海,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地找吗?   告诉你朋友,俺不是刚刚才学着上网吗!还没有掌握网络这门奥妙的技术呢!这才闹出了这么大的笑话,让朋友们见笑了。不过我也有收获,在找“噢耶儿”的过程中,我找到了这么多的好同学,我是不是发财了,哈哈哈哈……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二十一点半写于乌伊岭   共 548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5)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