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游戏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一谷清风

来源:福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科幻游戏
他是个孤傲的老头,看山看水看世事人情,眼里平淡如水,不乍喜乍悲。   他摇着一把老蒲扇,坐在小院子里,山谷里有风拂来,树在摇,花在开,草在结籽,身后光阴荏苒,他轻蔑地看一眼日月变换,喝了一口粗茶,慢慢吞下。   他是我的姥爷,也是一个普通的老头。这种普通就像地上的土一样,他黝黑,满脸皱纹。他步履蹒跚在自己热爱的这片土地上,勤勤恳恳地侍奉着,几十年如一,从不怠慢。   在我眼里,他并不平凡。这种不平凡像这块大地上刮起的风,温柔不张扬地吹绿了这片山河,这片山谷。      姥爷年轻的时候当过兵,打过仗。   这些事情是后来听别人说起的,说他曾经参加过很多大的战斗,拿过很多军功,后来部队受到一些历史事件的牵连被解散,他就主动请求回乡,当了一名普通的护林员。   这些事情他自己从来不讲给我们听,也从不在人前炫耀自己的英勇过往,这大概与他的寡言少语有关,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缄默。   这种缄默让我想起一个词:空怀若谷。姥爷是有情怀的人,同样那种情怀应是这山谷的一股清风,在那个年代里。   姥爷是个极受大家尊重的人,虽然他不爱说话,显得不易接近,但是他心肠极好,也乐于助人,乡里乡亲都特别喜欢他,都尊称他一声“姥爷”。   话说姥爷刚回村子的时候,村里穷,有的人家甚至连房子都没的住,一家几口都借住在村公社里,村里的单身汉王二狗甚至住进了山洞。   姥爷得知情况后非常痛心,他开始觉得自己请愿回乡是对的,那一刻他便在心里下定决心,要帮助大家住上房子,过上好日子。   姥爷接手护林员工作以后,除了每天上山寻林,以及常规的生活规律外,剩下的时间就开始东奔西走。村里、乡里、县里、党委、林业、各级领导,各级单位部门都跑遍了,经他游说一番,最后功夫不负有心人,上级终于同意了他的请求意见,并且让他一手承办他自己的计划案。   他又在村里东家西家地游走,了解各家的情况,并做下详细的记录。回到自己的小屋子里就开始咕噜咕噜地算着、画着,几乎闲不下来。   上级批文下来的那天晚上,他兴奋得一夜辗转不肯睡觉。第二天一大早,姥爷就迫不及待地找来了村里的领导,召集起村里的男女老少,非常激动地宣读了上级批文,大伙都高兴地欢呼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里,在姥爷合理地分配和调动下,村里一片热火朝天,大家热情高涨地投入到新房屋的建造和修理工作之中。   男人上山砍掉了爷爷林区的大树,壮汉把木材一根一根往村子里搬运,老人和女人在黄土坡上忙着炼砖,匠人们在地基上来来回回丈量,一片井然有序,都在姥爷的掌控之中。   但是姥爷担心的问题还是来了,那个年代家家的生活已经捉襟见肘,特别是一些穷困的乡亲哪里拿得出钱来呢,特别是单身汉王二狗。   那天晚上,姥爷拿着手里的一块金表看了又看,看了又看…这块姥爷一直舍不得带的金表;一直被他包在一块红布里,吃饭睡觉,南征北战都始终揣在胸口荷包里的金表,让他不禁泪目了,但他不肯再提及那段过往。   第二天姥爷早早就进城了,他找了一家当铺当了金表,去银行取出了他的所有积蓄,又马不停蹄地去了县委组织部。   钱的问题终于解决了,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奋战,村里的乡亲们终于都能住上稳固的土砖房了,这在当时算是好的“小区房”了,村里人都高兴得合不拢嘴,心里都默默念着姥爷的好,记着这个恩情。   姥爷心里也高兴,虽然他从不表现出来,但是他看到一排排新建的房子,整齐地排落在村子大路的两边,乡亲们都一脸的笑容,对生活充满了热情,他感觉到这比打完一次大胜仗还要激动人心。   村里的乡亲都知道姥爷付出的比谁都多,大家为了感谢他,都愿意跟着姥爷一起搞好后面的还林计划,毕竟这才是一个更大更需要时间和人工的工程啊。   这也是姥爷向上级领导请求规划的一部分,由于建造房屋需要砍伐大批的树木,姥爷必然要向上面领导有所保证,这个保证就是10年之内改造村子背后那片荒芜的山谷,一个那么多年都没人敢说敢想的事情。   单身汉二狗儿得知情况后,自觉请愿加入姥爷的护林队,村里的许多年轻人也都自愿加入这个队伍,姥爷都一一拒绝了。姥爷知道那个年代不参加集体劳动是吃不饱饭的,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各家的顶梁柱,不能耽误他们的生产,影响到一家人的生活。而姥爷守林的工作怎么说也是个公职,是有工资的,至少不可能挨饿。   大家都明白姥爷的一片苦心,也没有再去强求,打心里钦佩着这个有点倔强又孤傲的男人。   但是平时偶有闲时,大家还是自觉地上山种树,下沟砍荒,却从来没有人擅自上山砍过一棵树。凭着姥爷和乡亲们不懈的努力,那么多年下来,姥爷默守着自己的承诺,也实现了自己的承诺。不负初心,最终还了这片土地一个葱葱郁郁的山谷。   时光流逝,如今的村子早已变了样子,那些土房子已经在岁月里消失,那些曾经的人有的已不在世了,有的已白发苍苍,姥爷已老得看得轻岁月了。   他还是沉默不语,坐拥着这片苍翠的山谷,看遍四季更迭。即使日月在山谷间蹉跎了岁月,姥爷始终是那一谷清风,从未轻负。 南京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在哪里?手术如何治疗癫痫天津癫痫哪家医院治疗效果好?郑州治癫痫的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