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游戏 > 文章内容页

【墨香】青春,孤独,理想,现实

来源:福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科幻游戏
摘要:孤独之前是迷茫,孤独之后是成长。 一直以来,从未将写作当作一件必须的事情,谈不上热爱,却也从来没能够与之彻底分开,至于原因,也早就不是那样的简单和纯粹了。时间久了,慢慢写着,不知不觉的被别人喜爱着了,从而也就更不那么容易放下了。   像这世间的诸多事一般,偶然、恰好,然后不早不晚的遇见,随即疯狂的占据,直到后来被发现,却是一切已经流进血脉变得无法割舍。这一切的一切,造就了始料未及的经过和结果。比如这春天的花,本来无可更改的明日开花,却是因为昨天的一场甘霖而提早绽放。   今早,窗外下起了雪,又是悄无声息的;未央的夜,微凉地天微微亮着。在这个春天,我目空一切,无心看风景;父母开始逼婚,我开始更加剧烈的逃避着一切,惧怕接一切人的电话,讨厌别人问我敏感问题。   忽而一夜春风来,冷风拂面细雪缠身,我瑟瑟的裹着身体低头前行在泛着夜光的路上,却是一抬头,蓦然的惊喜掠过心田,楼前的那棵树,努力的生长着,看,他那向阳的嫩芽,已经终于熬过秋冬的萧瑟寒冷破茧重生,而我呢,对梦想反反复复,对前行的路充满迷惑,终是没有什么前行,这样的生活又算是什么呢?   当下雪天,雪便不会是最期待的风景了,因为已被看的不重要,因为“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身边的人陪伴久了,便以为她会无足轻重了,但往往很多时候却不是这样。正月十五,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来了这样一场雪,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要写点东西来缅怀和感谢一些人,他们有同一个特征,曾经亦或将一直肆虐在我的生命里。   一直以来,有那么一个人,她一直陪伴着我,而恰巧是她这样的陪伴让我变得愧疚和不安。她的存在束缚了我的自由,而且耽误了她的青春。对她,一种逼仄的愧疚感日趋严重。高中时,我感冒,她心疼,立马拿药给我,毕业后,曾经的那么多朋友就她一个还经常打电话给我,讲她在外边的且关心着我的一切生活。   当我失恋,电话里的她说:“没关系。”因为我起码还有她。而我,对于她从来不想超越友谊,因为我不想回忆,不想让纯粹变质。因为,我最害怕曾经的最好会变成相逢陌路的悲哀,而且是无法挽回的那种。   有时候我们迫不得已的改变,因为,很多事我们根本就无法抗拒。现在的我,突然发现,有时候的我,竟然开始试着接受,试着去爱一些人,试着去干自己不喜欢的工作了,因为,现实不是我们想怎样就怎样。   忽然想起,今天的佳节,团团圆圆的元宵节,我想我是有必要去买些元宵或者汤圆来吃了。前面老头的商店那里,仍旧出现着超出了保质期的商品,枣子糕、玉米热狗肠,我统统买到过,但如今的我却仍旧喜欢去他那里买东西,因为,我觉得他慈善、亲切,不像奸商模样。   这个年代,我仍旧喜欢傻傻的单纯着,因为装会太累。   (二)   当所有的梦想在一次小小的成功后开始久久停滞不前,那便是最大的痛苦,而在这时一切的行走都漫无目的,当初的一切动力都将渐渐消弭,我想这大概便是不进则退的悲哀了吧。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患得患失,开始惧怕未来。天空依旧蔚蓝,我们都在同一片天空里过日子,而现在的我,却囿于他人的眼光和看法,敌视所有人,讨厌没有人懂自己。   现在的生活,真的是一团糟,文字没有进步,工作上也是每天被批的狗血喷头。有时候真的险些崩溃,真的害怕一不留神就连维持坚强仅剩的唯一理由也悄悄消失。   读书,看电视,来打发烦恼;又以周而复始的吃饭和睡觉来填补空虚,这样的日子太过颓废,但更多的时候却只能是对现实更多的无可奈何。我们,既然活着就要残酷的去选择,去适应不喜欢的喜欢,为了生活而不得不的改变。   所幸的是,最近的我,因无聊而又开始看书,恰好的读到了刘同,读到了我似曾相识的青春,看到了曾经的他也会寂寞,也迷茫过。   渐渐地,在每个无聊的午后和夜晚,我又开始解剖自己,看着自己的心是不是凉的冒冷气,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   成长中的每一次低头,都是对自己的认可。《谁的青春不迷茫》,“在20岁到30岁这十年的过程中,我们都走过一样的路。你觉得孤独就对了,那是让你认识自己的机会。你觉得不被理解就对了,那是让你认清朋友的机会。你觉得黑暗就对了,那样你才分辨得出什么是你的光芒。你觉得无助就对了,那样你才能明白谁是你成长中能扶你一把的人。你觉得迷茫就对了,谁的青春不迷茫。”它的序里说。   悄悄平复了一下自己这颗简单着却又不得不装更多复杂的心,静下来想想,我们都在仰望星空,那有什么理由不能让自己的心空变得更澄澈更灿烂呢。   将从前的文字拿出来观看,顿觉陌生,觉得可笑得很。谁的青春不迷茫,谁的记忆不纯真,这个十年,下个十年,谁与谁会成为继续的见证?   今天   今天,老爸打电话来,问我买房的事情。我偷偷地喜,偷偷地感动,努力平复心情,装得镇定。   在今年之前,他从未想过还要买房给我,因为村里的房子在前年已拆旧翻新,花了不少钱,而且他打算让我近两年内结婚,所以,抛去这些已花和准备花的钱外,家里已近乎一贫如洗。其实,天下的哪个做父母的不希望儿女过得比自己好呢,只不过是他们会从心里舍不得,哪怕是儿子再有出息,而我的父亲,他也只是个平凡的老农民,也想以后的我能离家近些、少些奔波吧。   自打我记事以来家里虽然一直过的不错,但生活的光景却是一日不如一日,做生意几次,除了开了十几年的小卖店盈利尚算可以外,其它大多是以无果而终收场。炼焦炭那年,是我见他穿西装最多的一年,与朋友合伙,最后别人佘的太多,以致资金难以周转,最后只能是含恨而终,看着成堆的成品堆积,他只能从绷得紧紧的皮中硬生生的扯出笑。   03年,我十岁,小学毕业;从那时起,他便把我送进城里的学校上初中。那时,村里还有两个初中,大多数孩子也仍在村里读书。那时的食堂稀饭还不要钱,土豆丝和蛋炒西红柿才五毛钱一份。那时的我有了人生中的第一个结拜兄弟,青春期第一次对异性产生好感,不过,这一切的一切都好景不长,最后都只能半路夭折,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渐渐平掩没了记忆的流沙之中。   大约九年后,高中毕业,有一个人在我的留言本上写到:“人生注定是充满遗憾的篇章,因为我们注定没有重新来过的地方。”这个人,便是我爱了,恨了,纠缠了五年之久的某某君。后来,总是一个人想,是啊,人生总是偏离自己的规划,与理想的成长出入太大。因为,我们从未遇见十全十美的爱情,从未尝过所有人都不会挑剔的美食。   2012的时候,可以说是人生中最辉煌的一年,轰轰烈烈的高考失利然后理所当然的忘掉伤害过我的人,然后,第一次且是一个人出外打工,两个月后,轰轰烈烈的去大同上了煤校,低调的处了一个对象没几个月便分了,原因竟是父母不同意,还交了一个知心的女性朋友,而且最巧的是她竟然同我都是洪洞,高中都是临汾十一中毕业。   这一年,我开始在网络上浅尝辄止,开始写并且发表些东西,因为,高中的时候,很多人都说我有才,后来的后来,傻傻的自己也就傻傻的信以为真,然后,一步一步走来,到今年,已第三个年头,而其路途的艰辛真的无法言语。   几年来,每每路过亦或驻足临汾,便是情愫漫长,记忆深深。红尘的烟火总显太过仓促,我们都还未来得及好好奋斗,学生时代便转眼而逝,去年本班的聚会我有事没去,今年,去了,倒是还解了一场当年的情感误会,推杯换盏不胜其烦,但也算是去的值得了。   现在的我,工作了,但煤炭形势却不好了,而且,我从一开始便只是将它当作为了生活的生计而做的决定。而如今看来,曾经的这个抉择,似乎越来越显得不尽人意,但是一切现实的问题却是迎头而来,出书、买房、结婚也开始改变顺序。家里开始催着结婚要我相亲,而我却严词拒绝,买房,出书,一切也都提上日程。   哎,手往键盘上一放,想要拿开时,却发现还有太多的记忆想写,还有太多抱怨要敲。“生活,不是我们想怎样就怎样”。这是我前些天突然悟到的一句话,自己觉得还不错,就索性拿出来分享给大家。   我又想起来父亲今天下午的那个电话,28万,房子刚装修,房子的主人与我的老姑夫是很铁的关系,只是急用钱。我说,要是买了先让他和母亲住。他说,家里的房子还没人住呢。挂完电话后,我才想到不妥,因为我着急了,我忘了要是这个28万的代价。我家里那个一生从未见过他在金钱上向任何人低头。   所以,综合所有,我的结婚、买房和出书都迫在眉睫,因为,好多人一直期待着,包括我。当我25岁,我一定会完成这三件事,无论完成的是不是足够漂亮。其实,我最理想的实现方式是这样,这两年内有人追我,对我不离不弃,然后,出版社以差不多的价格买断我的作品,然后,于新房里完成一辈子有且只有一次的婚礼,且父母主婚。   长春能够医治癫痫病的专业医院在哪?武汉的癫痫医院哪家最好兰州治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湖南看癫痫病的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