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香】思忆故乡忧乐在

来源:福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伦理小说
摘要:看到过天安门广场的宽广、武林门广场的多彩、天一广场的丰富,去看那一方“广场”,就觉得那简直连一个小晒场都称不上。那只是小小的一块场地啊,连海山公园广场的一角也没有,按上了一个篮球场,边上大概还有两米左右宽的一圈可供观看的地域。称它为广场,是因为岛镇本来地域就小,而它在我们生活中却又有着特殊的地位,于是,总感到它很大很重要的。 一、故乡的那一方广场   年年探望故乡,总觉得故乡的风貌在一年年的变化,新码头又建成,停车场像机坪那样宽广,高楼排排,街道向着东方延伸,街市像城镇,各种各样的店肆排列街道两旁,家家洞开店门,店内闪亮着琳琅满目的货物,让人眼花缭乱,引人流连迷离,外面有的这里都有,岛镇似乎在向着城市化进军……   只是找不到了那一方广场。   看到过天安门广场的宽广、武林门广场的多彩、天一广场的丰富,去看那一方“广场”,就觉得那简直连一个小晒场都称不上。那只是小小的一块场地啊,连海山公园广场的一角也没有,按上了一个篮球场,边上大概还有两米左右宽的一圈可供观看的地域。称它为广场,是因为岛镇本来地域就小,而它在我们生活中却又有着特殊的地位,于是,总感到它很大很重要的。   那一方广场东邻镇政府,北靠影剧院,西连幸福路,南并环岛路,正是岛上中心区域,生活集中地段,文体热点之处。于是这个广场自然成了人们文体活动和交流的必然场所。   于是那小小的广场上演绎过生动的故事,刻烙下丰富的经历,传递过人们的激情和欢快。   人们在这儿会聚一起,观看露天电影,交流生活动态,参与文体活动;人们在这儿会聚,欢庆恶梦结束,公审罪犯作恶,誓师改革腾飞……   新春之间,这儿是生动多彩的场所,人们一早总是来到这儿,各村的民俗文娱队争先恐后来到这儿,各展风采。马灯驰骋,歌声激扬,狮子腾空,雄武威壮,舞龙的把龙舞得飞扬,舞船的把船舞得汹涌……这儿便人头济济,涌成一片欢乐的海洋,洋溢一片热腾的气氛,闪耀一片春节闹盈盈的热烈气氛。   “十一”之间,岛上的单位、乡村在这儿举行篮球比赛,场内奋勇拼搏,争球投篮,各显神通;场外掌声阵阵,喝彩声声。赛场上的干劲是工作中干劲的淋漓写照。于是清晨傍晚、闲时节日这儿便总闪动着身影,滚动着球体。于是岛上一个渔村的篮球队冲进过省渔农民篮球赛的决赛,把岛民的球热提升。   “八一”之间,这儿是军民友谊的见证,球赛、拔河……竞争互相争优,情谊更加深密。记得有一年南京军区的一场篮球比赛在这小小的球场进行,岛民们前来观看把球场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那高巧的技艺,精彩的表现在很多人的记忆里至今还是那样清楚,那一个半场断球的凌空腾跃,那一个翻身扣篮的转体姿态,那一个三步上篮的突破进球,曾让岛民感受到篮球的精彩,生命的艺术……   夏天里这里凉风习习,纳凉聊天,自有情趣;冬日里这里阳光长照,取暖休闲,备有雅致。活动游乐之间,抬头可见观音山巍巍石塔,低头可见马路上来来往往人群。有兴趣,迈上台阶就是影剧院,这小小的一方场地啊真的是岛镇人民一方活动的广场,是岛镇人民文体生活的一隙空间,是小岛民众精神生活的一角后花园。   每当我回到故乡,总会不知不觉地走到那个地方,总想再在那儿逗留,再体味那儿的欢快。可不知什么时候那儿已被作为地基使用了,已被水泥和钢筋的灰色高楼代替了,广场不见踪影了,也没有地方新开出一个广场。于是,在这街的两旁,都是密密的楼房,没有了其他的空间。于是回到故乡,我总感到有一种失落,有一种寂寥,有一种压抑,有一种郁闷,被这灰色的楼房挤压出一种无法透气的窒息。我好向往那一方广场啊,那里总有一种特有的人性的精华闪烁。高楼的林立,经济的利益,可别忘了我们人的另一种需求,那就是文化精神生活的空间。没有精神生活的生活就如没有灵魂的生活,挤压精神生活的空间,就是对灵魂的肆虐。而在灵魂空虚的地方,一定是精神萎靡的地方,那经济真的发达得起来吗?   何时再有那一方广场?何时再现那一种欢快?何时再见那一种精彩呢?   故乡啊,我可爱而神奇的故乡,我们企盼着你的振奋。   二、飞舟扬波谱新曲   飞舟劈波斩浪,似白色轿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速行进。船头绽放簇簇浪花,船舷散开涟涟花浪。如一支激越而瑰丽的交响曲奏响三江驶向岱衢洋的蓝色水道上。我在这交响曲中激动,在这交响曲中展望,在这交响曲中沉入到往昔的回忆——   滔滔的岱衢洋啊,是风浪的乐园,是灾难的营房。一次次把故乡通向外界的道路封杀。新中国的汽笛穿越岱衢洋的波浪,801轮抑或815轮给故乡一个外出的空间,那是二十世纪的六十到八九十年代。三天才有一班的航船,停泊在远远的洋面上,因为衢山没有可以让大客轮靠岸的码头。那一个所谓的上船码头,只是鱼码头。我们叫做外码头。从那儿上船出发,上的是一只舢舨似的渡轮,一小船一小船的把客人载到客轮上,又一小船一小船的把轮船上的客人载到外码头。那外码头其实只是海石秃。风吹雨打无处躲,候船等待没地息。最可怕的是稍微有点风,那渡轮颠簸摇晃,风激浪溅,水珠如雨洒向船内。乘客是惊兮兮争着上了渡船,愣颤颤历经波浪颠簸,冷簌簌一身淋漓。到定海起码得4个钟头的船。不小心碰到风,就得在定海关上几天,那几天,人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那儿有路。活到28岁,才第一次出门,经历了上船的惊险,去绍兴听课,回来没船,在定海煎熬了两天,才乘船一路呕吐回来,上衢山码头渡轮上被激浪拍了一身淋漓,生了一场大病。好冤啊……    要有一个轮船的码头,这是衢山人的希望。于是琵琶栏工程开始了,于是轮船码头设计开始了,建设开始了。这自然是一个独特的码头,要让大轮船能够停靠行驶,就要把码头建在深水处。1983年,在琵琶栏长堤对岸,一个可以成为省内记录的码头建成了,那600多米的引桥,如一条水龙屈伸在波动的海面。一个靠渡轮上船的时代就这样结束了,衢山人终于可以直接登上客轮远行了。   正想着,忽见有人站起来,说,到了。一看表,才一个钟头啊。我不禁感叹:社会在前进,时间是生命。原先定海4个钟头的路程,只要1个多钟头的时间,生命就在这样的加速中提升。听朋友说衢山的高速客轮是随着1998年舟山整体的提速而进行的。尽管比舟山迟了一点。可现在衢山至上海、衢山至镇海、衢山至定海等高速客轮开通了,速度提升了,船班增加了。一天就可以来回衢山定海了。这是一种奇迹,在过去想都不敢想的情景,最多只能在梦中出现的景象,如今却是现实,铁定定就出现在眼前。   上了码头,举头而望,那原本伸向水中的六百多米的长长的引桥,如今西面填海为地,已经是一个飞机坪大的大广场了,而一座崭新的大楼已经高高挺立,衢山两个字分外招人,这客运站呈示着现代的气派。才半年不见,竟是旧貌换新颜,家乡真的可以称得上巨变啊。   看望母亲,拜会朋友。听说有风,就急着就想赶回来。朋友笑着挽留,说,如今七八级大风算什么,现在一天三班去定海,拉不下,就是九级风也有船,车渡照样开啊。住在定海真的是只在两点一线上跑,不知道外面的变化。朋友告诉说,2007年12月,政府又投资3500万元,启动了车客渡码头建设工程,现在已经通行。这是抗强风的车渡,即使刮九级大风,衢山与大陆的交通也是畅通无阻。怕什么啊。听朋友这样说,也就不急着回去,且让朋友尽了地主之谊,才去码头。果然,船班照开,有快艇也有车渡,任随选择。   坐在这崭新的现代气派的机场候机室式的码头候船室,我不禁心潮起伏。60年,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只是弹指一挥间,转身一霎那,然而,对于祖国,其翻天覆地变化却是历历在目,处处可见。而对于我的家乡来说,真个是看不尽的故园新风光,说不尽的故乡新变化,道不尽的故地新风尚;那亲身经历,具体感受,刻骨铭心的变化,激动人心,催人奋进。   “嘟……”,汽笛声悠长有力地鸣响,飞舟又开始了新的旅程,在这蓝色的水上公路上奔驰,谱奏着时代的新曲……   三、抓海瓜子的回忆   海瓜子,学名梅蛤,也称“虹彩明樱蛤”、“扁蛤”,是生长在滨海滩涂的一种小水产品,因状如南瓜子而得名,我老家俗称它为黄蛤,它薄薄的壳白而有点粉黄色。现在海瓜子是市场上的贵珍海鲜食物啊,每公斤要超过一张伟人头啊。而这些海瓜子又都是养殖的,虽然大多数在海涂中养殖,但毕竟跟真正野生的海瓜子有一定的距离。那真正野生海瓜子的味道才能称得上鲜嫩美味啊,怪不得民间有言:“好吃那是海瓜子,好玩不如小姨子。”而自己抓来的野生的海瓜子那吃起来就更有味啊。   那时候,岛斗那一条横街下面就是一溜弯弯的沙滩围着那一港海湾。那港湾里的潮水涨落有时。涨潮时浪涌涟涟,一片水波;落潮时会露出一大片的灰灰的海涂。那涂泥柔软稠粘,泛着水光。七八月份开始,沙滩就是我们的游乐场。尽管我不是赶海的高手,也不是善水的泳者。可是,我还是喜欢在泥涂上的活动。十岁一过,就开始涉足泥涂。那只是好玩。看着别人在泥涂上抓着弹涂鱼,捉到黄蛤蟹,摸出蛤蜊,挖出蛏子,就对这泥土有种向往,就不愿意做只在沙滩上挖沙坑道的游戏。于是就踏进了灰灰的海涂。   潮水一落,别看那海涂只是灰灰的一片,走进了就会感到,那海涂是一个生动的世界,多彩的天地啊。    在这粘稠的柔软的泥地上行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涂泥里玩成大花脸,把衣服染成了迷彩服之后,终于高一脚低一脚的能够在上面行走了,然后,我也开始抓海瓜子了。   在涂泥中抓海瓜子,不但需要经验,也需要学问。各种各样的海洋小生物在涂泥下生活着。他们有着自己生存的形态,在泥土上构建着自己的美好家园。那些家园的门洞都各不一样。就有痕迹留在泥涂上,我们称它为“门花”,那“门花”就是那些小生物的进出口,或是通气口。有的洞口细如针眼,有的洞口明如灯头,有的洞口有高起的小土丘,有的如梅花五点组合,有的一大一小,真个是千姿百态的门花,展示着这个泥涂世界生物之丰富,生命之繁荣。而同样是海瓜子,那“门花”也是不是固定不变只有一种模式的。   我跟我的伙伴们手提着篮子——那是一种地盘大大的,篮深浅浅的有着提手的竹篮,是专门抓海瓜子时用的,所以叫“黄蛤篮”——就一脚深一脚浅的踩进泥涂。开始的时候是不懂得识别门花,只知道把手伸进泥涂去乱摸。这样效果实在太差。后来是表哥告诉我识别那些门花的样子,懂得里面住着的小生物。于是就低着头,眼睛看着泥土注视那些小洞洞,小花花。那种扫视、那种判断是很迅捷的。只有眼睛扫描准确,迅速,判断才会准确而迅速的传达给那只手,手才可以伸进泥涂,去抓摸。抓到了海瓜子,这是正确的扫描和判断的结果。只有正确率高,抓获的海瓜子才会多,兴趣也就随之高了。而兴趣高了,扫描也更迅速了,收获也更多啊。这是一种良性的循环。这样,眼光在不断的摸索中锐利。信心在不断的摸索中增强,海瓜子也在不断的摸索中增多。   当然把手伸进泥涂去也是有讲究的,下去的手总不可五指伸开,是手掌,而是五指下伸曲成抓手而又不能合成钩手,就是以将要抓,还没有抓的那一种状态进入泥涂。这样进入泥涂受力面积少,进入快,而一旦进入泥涂,五指马上抓拢,捉到海瓜子,也很方便而省时。呵呵,我上面是把动作分解开来说了。其实那一个动作是一气呵成的。手很快插入泥涂马上抓摸,一捏,马上出来。抓到海瓜子,手一甩,把那带出的涂泥甩掉,而顺手把海瓜子放到黄蛤篮里。这个动作贯连一起,好像是鸡啄米一样。手下去,上来,一甩一按,又下去,整个动作连成一体,很可以给现实主义的舞蹈家创造舞蹈动作模拟。有时候一下去,手一捏就会抓到两颗三颗,那时从手上就会传上来一种开心的感觉。抓海瓜子的老手一个落潮就会抓到三五斤,而我只能是一斤多一点而已。   我刚抓海瓜子的时候,把海瓜子和涂泥一起抓了放到篮子里,满篮都是灰灰的涂泥,看不出海瓜子。到后来会了甩泥的动作,泥涂就少了很多。但是还是会有涂泥,而会抓海瓜子的人,那黄蛤篮里的涂泥很少的啊,都是一粒粒的海瓜子,白粉粉的像是一颗颗珍品雨花石瓣。   我不知道现在养殖的海瓜子是怎么捕捉的啊。只是那时候抓海瓜子,用海水养上半天,让它把里面的泥吐出来后葱油炒炒好鲜好鲜啊!现在岛斗的那个沙滩都成了陆地了,那一片泥涂也没有了。很想再找个有泥涂去的地方,有海瓜子野生的地方,去再体会一下抓海瓜子的感觉啊。         武汉看癫痫专科医院?吉林到哪里治羊癫疯最好湖北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开封最权威的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