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好想在梦中拥抱娘_1

来源:福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女生悬疑
转眼间,娘去世已经五年多了。每当想起娘,我心中总是隐隐作痛。我多么希望和娘在梦中相见,再次抱抱娘亲!可善良的娘从不来打搅我,只能让我在回忆中填补心中的遗憾。再次重温母女间不经意的拥抱,无论抱得松还是紧,在人生每个关节处,娘给了我支持,还有信心。尽管不是别离,但不舍与放飞的矛盾,让每一次拥抱都有了沉厚的韵味。      一   在家中,我天生的性格内向,孤僻,脾气倔强,不善于在人面前表达自己的感情;而娘也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所以,幼年,我总是很怕娘的管教,到了青春叛逆期,更是远远地躲着娘,母女之间尤如隔着一层模糊的纱。但记忆中我和娘几次拥抱,让我和娘的感情加深了。   那是我结婚出嫁的日子,当接我的汽车开到了家门口,我穿着新娘嫁衣准备上车,从此我就要成为别人家的媳妇了,再不是在娘面前任意发脾气的蛮横孩子了。望着娘慈爱的面庞,我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冲动,上去紧紧搂住了娘,和娘的脸贴在一起。也许我平日对娘冷淡惯了,娘一下子不适应,竟然有点不知所措。她喃喃在我耳边细语着:“闺女,别这样,让别人笑话死了。”可我不管不顾,还是紧紧搂着娘,娘也是泪眼婆娑,我感觉脸上湿湿的,母女俩在拥抱着哭泣。那一刻,在场的人眼里都湿润了。   这次拥抱,有感恩,有不舍,有愧疚……诸多的感情交织在一起,让我的内心情感突然迸发,和娘之间朦胧的面纱被揭开,从此我们母女之间再无隔阂,似乎那种依恋的感觉来得太晚。   拥抱,是一泓静静的潭水,至沉至深,无需修饰,那是沉淀的爱,没有浮华和虚伪。   我们母女俩的情感随着岁月在日益加深。在婆婆家,关系再亲密,也没在娘家随意。刚结婚时,爱人跑车,我在娘家的时间远比在婆家的时间多。在自己家中,我还是那个任性长不大的女孩,随意撒泼,懒惰,娘用她宽容的襟怀容忍我的一切,她笑眯眯的脸庞是我心中最美的回忆。   十月怀胎后,我要分娩了。阵痛带来的是撕心裂肺的痛,我渴望做母亲,却没想到做一个母亲要经历鬼门关的考验。我被折磨得痛不欲生,听从了医生的建议,坚持要做剖宫产,可婆婆不敢擅自做主,毕竟那时人们观念还很落后,敢动刀子生孩子的太少了。婆婆匆忙把娘叫到医院,我见到娘来了,不管不顾地拦住娘的脖颈,娘的怀抱放进了我的头,紧紧搂着我,在我耳边低声说道:“闺女,坚持一下,女人都要经过这个坎的。”那时刻,我才真正理解一位母亲的伟大。娘七个孩子,要经历七次这样鬼门关的考验,她懦弱的身子该受到多大的伤害啊!生育的体验,简直是一次脱胎换骨的蝶变,可蝶变之前的阵痛让人痛不欲生。这次拥抱,让我对娘的爱也逐渐升级。   拥抱,如一碗浓浓的鸡汤,是脆弱时候感情的大补,滋养和安慰,没有什么动作可以有这样的作用。      二   当我的有了儿子时,娘已经是六十多岁人了,正在步入老年。这样的年龄本该在颐养天年,可我却对娘不理解,因为我的孩子娘几乎没有抱过,当看着别的姥姥对外孙亲热的样子,我心中很是失落,对娘也是心生怨气,尤其是当婆婆回老家后,自己弄着孩子疲惫不堪时,想想娘不给帮一点忙,常常暗自落泪。   那天我回到了娘家,儿子哭闹不止,哭得我心烦意乱,我赌气把儿子丢在床上,恶恨恨地说:“哭,哭,今天让你哭个够!”我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在给娘难堪。这时,娘忙抱起孩子,嘴里哄着儿子:“宝贝,怎么了,让妈妈生气了!”娘抱着儿子出家门,站在街上看风景。等到快做饭的时候,我去娘怀里接过来儿子,娘松了一口气,可她走起路来却很吃力,我忙把儿子放在床上,去搀扶娘。娘叹着气说道:“老了,抱会儿孩子就腰酸背痛,腿发麻,真的不重用了,给你抱不了孩子了!”   娘一瘸一拐地走着,我顿时心生愧疚,扶着娘到了床边,拥抱住娘,噙着泪说道:“娘,你是累的,好好休息吧,我以后再也不让你抱孩子了!”   拥抱着,娘一句话也没有,不再絮叨,用手轻轻拍着我的背,似乎是写“珍重”两个字,我读得懂。   娘老了,侍奉老娘,成了我退休后的首要任务。当娘来到我的家中,阳光明媚的日子,我一手挽着娘的胳膊,一手拿着马扎,和娘走出小区,来到马路边,我把手中的马扎刚找个找平坦的地方支好,娘却急切地想坐下,却不料一下子马扎向后倾斜,娘坐空了,我下意识地紧紧抱住老娘沉重的身子,幸免了老娘坐在地上。娘不好意思地说道:“老了,腿脚不利索了,不中用了!”   我温情地说道:“娘,您不老,就是您老了,还有我们照顾您呢!”   我和娘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中,看着路边的风景,母女俩说着暖心的话,心情格外顺畅。我不自觉地做着拥抱的姿态,一臂拦着娘,想把那些年欠下的拥抱还清。   拥抱,是一种真真切切的感受,如古酒般醇厚,又带着花的芳香,那是血浓于水的情感,是至纯至真的温馨。   在家中,给娘洗澡,是我和娘亲近的最好机会。母女俩赤身裸体地沐浴在水龙头下,我和娘脸对脸,闻着她嘴里的老年味道,擦洗着她那松弛的乳房,想着我是吃着娘的乳汁长大的,如今,娘养育了七个儿女的乳房却像个小布袋似的下垂着,心中一阵难过,眼睛湿润了,我亲昵地摸着她的乳房,逗得娘“咯咯”笑;抱着她的肩膀、胳膊、大腿,悉心地用搓澡巾搓洗每一处肌肤。娘闭着眼睛,静静地享受着女儿的服务。母女俩在水中有说有笑,其乐融融。水,浇在身上是软软的,柔柔的,可最柔软的还是我们母女俩的心。我趁机时不时地拥抱一下娘,嘴上说着是怕娘跌倒,可我想着的是无缝的相拥,让彼此的心跳在一个节拍上。   拥抱,是关怀,是幸福,是一种无法言状的感动,是一种默默的疼惜和牵挂。   洗完澡,我让娘坐在沙发上,给她剪着手指甲,剪完手指甲,又捧起她那已经变形的脚,小心翼翼地给她剪着厚厚的灰指甲。剪子不小心划伤了娘的指甲里的肉,娘“哎呀”一声,我忙止住了手,紧张地问道:“娘,疼吗?”   “不疼,不疼。”娘摇着头,“比起当年走过的路,这点疼算什么!”娘果然是过来人,话语中带着哲理。   是啊,娘就是靠着这双变形的脚,给我们走出来一条人生的康庄大道。      三   娘不易,早年丧母,中年丧夫,四十多岁时,便成了寡妇。无情的岁月,愁白了娘的一头乌发。   我们刘家,在街上属于大家族,爷爷有兄弟两个,他们靠着赶马车起家,当年在街上购置了许多房产。刘家兴旺时期,房产达到大半道街,可惜,解放后这些房产大部分被充公,分给爹爹的几间房子也被爷爷租赁出去。后来,家族产业被公私合营,亲爷爷剩余的房子大都给了大伯和叔叔们,我们家住的两间平房是借住大爷家的,爹在世时,大爷因为惧怕爹爹的威严,不敢提房子的事。等爹爹去世后,大爷的三个儿子也成家立业,我们的房子便成了他们心中的芥蒂。每当谈起房子的事,大爷总是用救世主的口吻来教训娘。娘在他跟前唯唯诺诺,大气不敢出,恐怕被他赶出家门。娘一个寡妇,带着一帮子不大不小的孩子,住在大爷的院子里,总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感到压抑,受尽了窝囊气。   爷爷奶奶去世后,在财产分配上,家里没有分到一间房子。娘不服气,据理力争,因此家起纷争,烟云弥漫,亲情疏远,众叛亲离,娘成了孤家寡人。磨难中,激起了娘自强心,她立志要赎回属于自己的房子,她用一双长满老茧的脚,奔波在赎房的路上,硬是靠着顽强的毅力和睿智的头脑,斗败了狡猾的老房主,把属于我们的房子赎了回来,虽然,房价高于当时百倍的价钱,甚至有还有敲诈的成分在里面,可娘终于胜利了,我们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了,脱离了那个没有亲情,充满是非的院子,哪怕住如窑洞般的土房子里,我们也格外开心。   是娘,让我们有了温馨的家;是娘,让我们扬眉吐气在人面前有了尊严;是娘,让我们懂得了在人生路上遇到了绊脚石,要咬紧牙关勇敢站起来,前面就是一片阳光灿烂。   初到我家里,娘执意要自己睡在小屋里,我顺从了她的心愿。晚上,我们大屋的门虚掩着,时刻听着娘的动静。听到了她姗姗的脚步声,虚掩的门被推开了,娘看着我们在,又悄悄走了。一个晚上,她悄悄来大屋开门看两三次,让我哭笑不得。爱人说:“娘现在跟个孩子一样的,不能按常人对待她了,她心里还是喜欢身边有人,你还是和娘睡在一起吧。”   第二天晚上,爱人睡在了小屋,我和娘躺在床上,娘异常兴奋,话也格外多。我把一只手搭在娘的身上,抱着娘的身子,和娘喁喁细语,听娘讲那过去故事,听着听着,幸福地进入梦乡。   拥抱是穿透冰冷的高温,尽管没有腾起火焰,可一颗心可以感受火焰的炙烤。   有娘的拥抱,是幸福的,我渴望这种幸福永驻我的身边。可当娘在她生命最后时刻,我抱起躺在病床上的娘,为她翻身,为她擦洗,声声呼唤娘的名字,再也唤不起昏迷中的娘了,我意识到,我再也不能和娘拥抱了,那一刻,心中是撕心裂肺的痛……   娘走了,躺在床上毫无表情,浑身冰凉,我却趴在娘的身上,搂着她放声大哭。姐姐拉起我:“不要打扰娘了,让娘安心地走吧!”   我却倔强地哭着说着:“不,不,我就想再抱抱娘……”   娘啊,如今,五年多时间我没有拥抱过您了,此时此刻,我是多么地想您,我心里有多少话要对您讲,我们再续续我们母女情缘。虽然,我知道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我的这个愿望永远不会实现了!但我求求您,请您进入我的梦里来,我好想再拥抱着您。   人生的美好,一旦失去,再也不能找回,就像和娘拥抱,我明明知道没有可能了,但骨子里,睡梦中,我还是想跟娘相依,把要说的话都放进一次次环臂拥抱的动作里。      武汉看癫痫病的医院哪里好武汉中医颠痫武汉哪家医院看羊角风比较好湖北哪家医院能看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