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赶场

来源:福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评论
储蓄高峰过后,帮助维持秩序、粗点现金的同事、元老陆陆续续外出买菜。尔后,信贷、事后从柜台外、后门间隔上一段距离跟了出去。接近十一点,原本排拢公路雀喧鸠聚的两路赶客或着急赶上尾场,或急着回家一哄而去。   空空荡荡营业大厅,仅剩下对公柜小曾、储蓄柜我、出纳员廷贵儿(叶主任小儿子),柜台前、木椅、营业厅、值班室来来去去坐立不安侦望着外面动静。   仨仨俩俩掉队的客户悉数散去,先前出门的员工一位追着一位大包、小包满载而归,先后回到了各自岗位。此时,方才轮上心急如焚的我、小曾、廷贵儿赶上尾尾场。此时离晌午饭点越来越近。   沽恩扫视了一角领导脸色,打理开七零八碎的桌面。嘭!嘭!差不多同时响起两声仓促关闭抽屉的碰撞。   “李子,走哇?”传来廷贵儿尖尖的声音。   “不准去!去了扣工分儿。”小冯嚼上苹果贴栅栏外伸长鹅脖子嬉闹了一句。没人理会。   “呵呵,你先去。解个手。”瞥了一眼边提裤腰边前后晃动,布鞋尖地面来回蹭的他,向着转盘数个“耳朵账箱“(会计账一种)噜了噜嘴。廷贵儿,从身后后门冲了出去。嘭!   紧接着右边耳门吱扭,啪,便看见小曾从营业室伸缩门中央匆匆赶出去,险些与厕所出来的廷贵儿正、侧撞个正着,一侧身加快步伐出了院墙大门,向着场口方向疾驱。   通常这个时段,正是露天商贩即将开赴新战场捡一个算一个、或者咬牙切齿将血本进行到底的裉节。   场口杀猪房、农机站两侧的摊位起,忽左忽右向着腹地趋近。   显然,较之比肩叠迹赶场高峰,此时的场镇显得有些寂寥,稀稀落落的行人、摊位间一眼便能望得出老远老远。挑起东西可比度不高,却更加裕如。老板也更加专心、更加随和。   公社斜对面一小家电摊位前停下脚步,抓起一只巴掌大收音机反反复复试了试,放下去,再拿起旁边一个小型收放机端量开来。老板先发了话,“五十。”   搁回去原处,再次拿起上台收音机,打开电源,故意调至短波频段,边轻拍边不停对飒飒飒飒的音质提出质疑。   第一眼我便看上了这只便携式小收音机,只是绝不能让他看出丝毫端倪。得让他以为买与不买余介于中央,或者压根儿就是随口问问,说不定我心仪的是那台出少进多的收放机。边正脸让他观照到余的不削,边频频点头抬眼色听他的鼓吹,边心里琢磨开大抵价值。还未及开口,他抢先喊出了一个离谱的价格,“三十。”   呵呵,爷不稀罕。放了回去。侧身张罗开下一家或许会比他更便宜上许多的小收音机方向。侧耳最后听取他一番“划得不能再划得着”经验之谈、“好得不能再好”满嘴谎言,才回身和他展开了一场“真诚得不能再真诚”贴身拉锯。此时,他一定也同时在心里盘算对方下一步会狡出的剪刀石头布。你研桑心计,余自是不输计研心算,倒是要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五元!”出其不意嘣出一个自己也觉得诧异的价格。   出门前小米反复叮嘱不是砍一半,再砍一半吗?怎么会后一半突兀被自己砍成了一多半?瞬间觉得自己会把生意搞砸,有些懊恼起来。   “五元买收音机?呵呵,二十,少一分不卖。”明显他的鼻息、眼神、脸缝间露出不削。   呵呵,既然已然骑上虎背,多一子儿不添。   “十元不卖走了哟?”   “呵!通市买去!”   “回来,回来,就这一个了,折本打倒算。”   哈哈,小孩子也会如此拙劣的把戏,居然奏了效果。   零零星星上场摊位,逛到行人寥寥场尾,再从场尾猪市坝钻进老罗麦麸店门前小巷,穿泥鳅巷回到供销社斜对门。   站志平(中学同学)宅旁的街口犹豫不决,便听到一通大喊大叫。隐隐约约听得见小吕还是小李,但不确定是否是自己这位小李,或者无关紧要的哪位小吕、小李。凝神、侧耳,听起来特别熟悉,但联系不上形象。顺着声音仔细索去看见了她,嬉皮笑脸老顽童、眼袋王“女特务”--杨百万。   “小李!小李!快过来,给你说个事。”笑逐颜开杨百万嘴角叼颗烟站柜台向街道一角,手里抄上裁尺直冲我摇晃。两朵盛开的菊花上方,一撮撮卷发像南瓜藤上的丝圈吊在额头摇来晃去。   杨百万边侧手划拉铁丝上钱、账夹子,边侧身一一给我介绍开展橱里个种布匹,挤眉弄眼传递来走过路过千万可别错过的美意。只是信用社干部穿蓝布不太合适,花布扯给谁?的确良会不会有些落伍?乔其纱又是不是显得过于张扬?   坡上这个乡场,农历一、四、七逢场,交易的种类涵盖居家生活、农副土特、休闲娱乐方方面面。   逢场天,七里八乡的小贩、把式、农夫、赶客,或鸡公车、架架车、自行车、手推车;或肩挑、背扛、手提、人抬着大筐小筐;或吆喝、鞭策、抬上披毛带角的牲畜,一大早从城市、乡村四面八方蜂拥而至。天刚放亮,整个乡场便已是人头攒动、张袂成阴。仿佛正在举办着一场万人空巷的群众盛会。   从场头一左一右杀猪房、农机站,到场尾三圣中学、街道铸造厂短短八百米主街,鳞次栉比居家、商铺门前密挨密展开一排铺板、门板、钢丝床、背篼、箩筐、自行车、三轮车、塑料布高高矮矮、大大小小的摊位。撺哄鸟乱的人们把各个摊位、门市、商铺如铜墙铁壁般包围得水泄不通。在摩肩接踵走走停停的人潮后面,你很难有机会可以超越过去,除了瞠乎其后鹅行鸭步别无选择。   如此拥堵一条主街,不停穿插维持秩序的乡治保、协管员、市管会、自行车、鸡公车、手扶式。叫卖吆喝声、讨价还价声、评头论足声、招呼应酬声、抽打牲口声、戛釜撞瓮声、拌嘴斗舌声、插科打诨声、广播声、话筒声、音乐声、谩骂声、嗤鼻声、讥诮声、笑声、哭声、叫声、闹声个种强聒如山洪暴发,肆无忌惮倾泻进笔直、狭窄的街道、里巷内,沸反盈天、振聋发聩。   一家家饭馆、小食店、理发店、裁缝铺、打铁铺、干杂店、猪肉摊、草药摊、卜卦摊吹唇唱吼嚣客云集。两三家茶馆座无虚席胜友如云。更多的茶客、赶客、老老小小纷至沓来,一时间茶馆内外挨山塞海人声鼎沸。   对于七里八乡土生土长老茶客、忘形之交老赶客、呕心沥血爷爷奶奶辈而言,赶场天泡茶馆就好比一种食髓知味陶然其中的瘾头,或者说是一种耳鬓厮磨油然而生的情愫,到了这天便克制不住自己心急火燎往里凑。金銮殿里的生活谁才稀罕!   抱上襁褓中的孙子、带上大一点的孩子,竹椅上、茶盏间天南地北其乐融融吹呼上一个上午;老伙计一堆新知旧闻、家长里短、真知灼见旁征博引,由着飞绪尽情地天马行空高谈阔论;抱上收音机、权当成收音机,叼上叶子烟、纸烟优哉游哉细品慢呷,瞅瞅稀奇、听听古怪、谈谈人生、发发感慨、关心关心国家大事;欣赏这位忠信孝悌老来娱亲、巴不得忤逆不孝那厮天打雷劈。黄澄澄一盏廉价茶、清泠泠一壶古井水、三教九流形形色色诸茶客,乡场一间普普通通赶场天的老茶馆,前世今生、酸甜苦辣、是非公道、天地良心尽在其中!   和杨百万一番客套后,赶回信用社路上,两旁临摊已拆除完毕,店铺、茶馆鸦雀无声。家家户户里传出锅碗瓢盆碰撞、饭菜甘香、无拘无束的说笑、迫不及待一通通狗吠。刚转过杀猪房拐角,看见胸前抱上一摞饭盒行色匆匆的小米,正打算近前问上一句,她率先吆喝起来,“李子,快点回去,邹师娘找你!”   “你的饭盒带了。紧等不回来,只晓得赶场!”   唉,真是饱汉不知饿汉子的饥!      2019.05.01于成都 苯巴比妥治疗癫痫的时候有什么副作用湖北治疗癫痫病靠谱的医院在哪荆门治癫痫哪家好癫痫病怎么治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