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散文 > 文章内容页

血脉相承梦回舍伯吐

来源:福州文学网 日期:2019-4-2 分类:伤感散文

再次回想起回老家的那段日子,印象最深的大概是由于没有一个正经的可以让我安心踏实拉屎的地方,我真的活生生憋了4.5天,恨不得赶紧进城找厕所。

估计那时委屈拉出的粪便现在早就成为某一片土地的劣质营养品,用来施肥灌溉了。

去的路途真的可以用艰辛坎坷来形容,如果坐了船那基本海陆空所有交通工具都齐全了,不过假如当时是一匹匹马把我们驮进村子我想我会更兴奋,虽然整个旅途中我在大内蒙连根马毛都没瞅见,哦,对,同样失望的是,也没见着小羊羔。倒是在进村的路上,整片整片的向日葵让我兴奋不已,情绪高涨附和着妹妹唱了一首《小苹果》,虽然我强烈的认为那情那景更适合嘶吼一曲《向阳花》。热闹的一路上姥爷却最沉默,我想那是相聚前最无声的期待和激动。

去之前早就听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说起过老家特别特别穷,所以也没有任何期待,全当返璞归真下乡体验生活了。

车子逐渐进去了村户,我的心情也被平复不少,大概是一路颠簸把我的激情早颠没了,坐在副驾驶的姥爷凭着记忆找到亲戚家门口,拉开车门,稀里哗啦下来一堆人拜访,推开家门,稀里哗啦出来一堆人迎接。顿时混乱的场面让我束手无策,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们,但依次的握手和拥抱,让我倍感亲切。倒是家里的长辈和他们打过招呼脸上却略显尴尬,那应该是久别重逢后的不自然吧。

大门口到屋里的距离不算长,但每一双紧握的手都不愿分开,她们用最原始的母语相互问好,在这片曾经走出去时隔几十年才回来的土地上和那些都已经饱经沧桑的家人诉说起彼此的状况。说起来我不是在这出生更算不上齐家的内部成员,可那一刻原始的自然和亲情的凝聚让我有一种落叶归根的感觉。我也想高歌一曲《我的根在草原》。虽然连根草毛都没见到,但内心深处的呐喊告诉我,解放屯就是我的家,尽管这真的没有厕所。

那天到的不算晚,但在我鹤岗市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熟悉了一圈人还爽爽的睡了一觉醒来后,还没有开饭。院子里乘凉的人很多,我也出去凑热闹。八点基本天黑透了,院子里没有开灯,看到的景物都像是剪影,飞来飞去的小虫和时不时响起的狗吠极具农家特色,零零散散的大人都在院子里坐着聊天,小孩子你追我赶的嬉戏,我半蹲在姥姥旁边,听着我一句也听不懂的聊天内容,像个复读机一样重复她说的每一句蒙语,但是由于姥姥实在听不下去了,她会满满的都是爱意的笑着责骂我并且在我身上送来温柔的一巴掌说:死丫头。

整个小院倒是一幅温馨和谐的画卷。

一直觉得说一口流利的外语是一件很引以为豪的事情,所以我羡慕那些蒙汉语自由切换的人,不夸张的说,甚至是崇拜;所以我同样因为自己感到丢人,因为到现在我也只会简单的几句说出来变了味的问候蒙语;所以当我天天沉浸在被蒙语包围的环境中,我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割下来,索性闭嘴吧。尊敬那些有自己语言的民族并且羡慕他们轻松驾驭自如,我真的觉得那是偷不走盗不掉模仿不来的精神文化。不知道他们自己会不会因此感到自豪。唯有传承,只有传承,这种珍贵的财富才会永远保存下去。唉……每次说到这个,我就觉得自己空有一个蒙古族妈。

那天的第一顿饭无疑是拉近彼此距离的开端,当然也是最便捷最快速的相互融合消除陌生的关键举措,因为第一顿一般吃的都不是饭,陇南手术治羊角风的医院 是酒。这也就不意外第二天两个女同胞被喝到打点滴。那些天酒水从未间断,每一次一桌人举起杯子相碰撞时,都是亲情团聚的声音。那晚姥爷喝了很多,我想,让他醉的不是酒,而是思念,是几十年的乡愁,是儿女亲人欢聚在故乡的难能可贵。

那些天的饭菜基本每一家都一模一样,但我知道,那是他们最好最丰盛最用心的招待。所有的饭菜原料都是自己家种的纯天然蔬菜,就像那里的人心一样纯真质朴。生活在虽然看起来是封闭的村子,但却有着真正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情谊。闲暇的时候我骑着舅舅的电动车在整个村子瞎溜达,遇到的虽然都是陌生人,但我永远不会萌生防备之心,这里没有高楼大厦没有任何现代的建筑,我却在电动车颠簸的状态中感受到的全是惬意和满足。

值得一提的难忘回忆是偷西瓜,烤玉米,整宿给玉米地浇水。偷西瓜回家的行程一路“驰骋”,怀着忐忑却又小小得意的心情在每条小路上莫名其妙的哈哈大笑,真正体会了一把什么才是像风一样的偷瓜贼。陪哥哥给玉米地浇水的那晚,整个银河系都尽收眼底,伸手真的好像可以摘下来星星,就坐在篝火旁边两个人时而发呆时而聊天,虽然说了什么现在一点也记不得,但那种万籁俱静头顶星空的感受是大内蒙的最真实的馈赠,就连平时最讨厌的蚊子似乎也懒得搭理它,让它肆意的在身上留下痕迹,而我只想用心珍惜这一切美好和不期而遇。

走前我还见识了一次类似于乡村俱乐部的联欢活动,关键是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我穿着蒙古服装当了这次“村会”的主持人,酒壮怂人胆一点也没错,借着酒劲在整场晚会上将自我调侃忽悠模式开启到最大,以掐头去尾的文艺形式感受了来自村民和家人的捧场。虽然这里没有绚丽的灯光没有奢华的舞台,但每一个人投入的表演和每一位村民的观看,都是我最大的收获和感动,比鲜花和掌声来的更珍贵。

美好的日子总是在你开始适应并爱上的时候开始接近结束。

太多想记录下来的美好,新蔡县治疗癫痫病哪里的医院好 都因为如期而至的归期而显得更加弥足珍贵:每天四五点就微亮的天空,小院里红红绿绿的瓜果蔬菜,已经是秋后却还静静躺在地里的大西瓜,偷吃玉米的老牛,叽叽喳喳没完没了的鸭子,怎么样都不会主动开口叫我姑姑的小侄子,操着一口东北话见我就叫老妹儿的哥哥,不会说话却总是对你点头微笑的哑巴舅爷……这一切真实的存在仅在一个星期里就让我感受到血浓于水,而我终将要坐上回去的车子,我难过的不是离别,而是遥遥无期根本无法预知的下一次相遇。

回去的路上,依旧是那辆载了满满的人来的小车,经过的依旧是那整片整片的向日葵,走的依旧是那条颠簸的土路,而我却笑不出来,明明是终于要离开这个没有厕所的地方,可是我却是满满的不舍,不舍每一颗淳朴真实的心,不舍每一份血脉相承的情,不舍那的空气,那的阳光,那的人,不舍在那最惬意最放松最豁达的自己。

我没法想象从这走出去的姥姥姥爷再次离开这是怎样的心情,我也不敢再回想起旅程中的某一天他们去看祖祖辈辈的坟地还说将来也要回来,我不喜欢不愿意不敢听到老人们谈论起自己的生死,是因为他俩,我才结识了这么一大帮亲朋,我才有机会感受到如此质朴的生活,听到如天籁般的嗓音。

血浓于水的亲情也是需要维护和经营的,路途再遥远也不会嫌累,就算下一次是海陆空一齐上阵,只要到了舍伯吐,一个扎实的拥抱,一次酣畅的豪饮,一堆推心置腹的想念,所有的疲惫和艰辛都成了最值得的付出,最珍贵的回忆,最伟大的爱。

有爱不觉天涯远。就算那里永远没有厕所,我也愿意梦回大内蒙,骑着电动车驰骋在解放屯,做一个风一样的偷瓜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