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念】我和妖婆嫂子一家_1

来源:福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生活随笔
摘要:一段融洽的领里关系,终成一辈子的牵挂和温暖。 我的妖婆嫂子,其实是我原国营单位的邻居。2003年以前,她住三楼,我住四楼,很融洽而美好的一段邻里相处的记忆。   我刚搬到四楼和她做邻居那年,我女儿两岁,我和她老公李兄都在销售公司,我在接待室,他在成品库。她老公是陆军部队营级干部转业来的,好像比我晚一年进厂,“妖婆嫂子”是随老公从部队转业进厂的。在单位也和我一样,属于没有根基的一类人,在一帮世世代代都生老病死在厂里的老邻居里,我们就更容易熟悉,聊得来。   她很朴实,怎么有这么一个妖气十足的称谓,源于她那时常叫我“妖精”,我努力的探询她口里“妖精”的意思,通过长时间的留意分析,也没有分析出她到底是褒是贬,倒觉出了一份亲切。我也就毫不客气地还给她一个雅号“妖婆嫂子”,一直叫到现在。   “妖婆嫂子”虽说是随军家属,但当时厂里只安排了李兄的工作,她待岗。她闲在家属院的时间就比较多,但她从不说别人家的长长短短,这一点很合我意。几年里我们处得很亲密,却有间,我们有时合在一起吃饭,但都懂得保持适当的距离,所以没有过闹别扭的经历。   “妖婆嫂子”的北方面食做得那叫一绝,烙菜饸子,摊煎饼,做饸饹,赶面条,蒸馍都是一流。对我这个在秦岭以南长大,弱于做各种面食的人来说,就只有羡慕和佩服了。   她对我喜欢上北方的面食,既而学习做面食,起了非常重要的引导作用。我回家常常在三楼就被她截住,说她把我的饭已经做上了,我也不客气,我买了吃食也定然给三楼留一份,那感觉真如一家人。   我们刚做邻居的那年,她儿子君君尚小,正读小学,记得有一次由于君君还不怎么懂事,在厂里的商店里偷偷拿了个吃的小零嘴,本身碎碎个事,但妖婆嫂子的丈夫李兄在厂里还没有出人头地,刚从部队回来,在销售公司的成品库工作,厂里商店属于工会管,工会主席有些欺人,本来教育一下君君就好了,或者来找李兄说明情况,私下起到教育君君的作用就好了。谁知他们把君君交给了子校校长,子校校长当众训斥了李兄爷俩,这让李兄感觉很丢面子,当天就发扬了军人雷厉风行的革命作风,把君君狠揍了一顿,打的君君大声嚎叫,李兄还不解气,嫂子一急之下,上来找我劝解李兄,试想我年龄比他们小,如何劝得了?   看着嫂子期盼的眼神,体会嫂子急切的心情,我还是跟她下去了。进门的时候,李兄正在找棍子之类的东西,君君瑟缩在床边,我就赶紧拉了君君,让嫂子带君君去我家玩一会儿,我和李兄聊一会儿。李兄很伤感,失望地说:“燕子,唉,你不知道,太丢人了。你说我从部队转业进厂,安排的工作本来就很不好,他还不争气?你知道校长今天像教训孙子一样教训我,我是什么感受吗?”   我记得我当时还是理解他的回复:“孩子太小,教育一下就可以了,不能打得太过了,适得其反。”   李兄回复我:“这孩子太不争气,你说我混的不如人,他还这么不懂事!”说着很动情,我又宽慰了他一阵,后来就聊到工作上去了。   从那以后,李兄对孩子就态度变得极其恶劣,常常狠毒地打孩子,这里边也有他自己不得志的一些不顺心的因素在里边。因为嫂子是随军出来的,劝不住他,主要是不敢说话。又怕君君离家出走了,大哥一发脾气,她就上来找我。我倒是敢说李兄,也都是些冠冕堂皇的语言劝解,李兄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往往是这次暂时劝得不打了,下次打得更厉害。   有一次嫂子急着跑上来找我,我们跑下去的时候,看着李兄正从煤炉上提下开水壶,想拿开水烫君君。君君惊呆了,在客厅窗户边站着,我也被吓住了。嫂子曾私下给我说过,君君已经有离家出走的动向,我当时的潜意识就是要行之有效地阻止这个局面,我当时也气愤了,狂喊一句:“嫂子,你和君君上楼!”   嫂子带君君走了,我非常气愤地威胁李兄:“李大哥,你相信不相信?我把你在家变态打孩子的暴行在接待室讲出来,让大家评论评论你的好本事。”   李兄愣神了一会儿,就偃旗息鼓地坐下来,招呼我也坐下来。   我豁出去了,一不做,二不休,接着又说:“李大哥,我一直没把话说透,怕伤你面子。但你对君君越来越过分,现在就成了你对君君发泄你本人不得志的憋屈和不满了。我觉得在商店这件事上,君君是有些被你连累了。如果你是厂里的中层干部,试想,工会主席敢把孩子交给校长?校长敢当众训你吗?你知道君君都有离家出走的想法了,嫂子非常担心,我都开始害怕了,你不害怕吗?”   李兄明理地说:“我知道,我在部队呆久了,既不懂现在的社会规则,也看不惯现在领导们的做派,要不你嫂子的工作现在还解决不了?”   我们后来说了厂里领导的为人,聊得很投机。   后来嫂子再没有因为李兄打君君上来找过我。李兄在单位倒是开始混的有了起色,由原来看不惯销售公司经理,也开始和销售公司经理走得近了,工作交流也多了。经理还好奇李兄怎么转了性呢?只有我明白他为了嫂子,为了儿子,必须适应,适应才能生存。   那年底,李兄被提拔为成品库主任,他开朗多了。每到周末,我老公从部队回来,李兄都会提议喝酒,不是在他家喝,就是在我家喝。   嫂子和我也更亲了,教会了我烙菜盒子,包饺子,蒸包子。   她经常来视察我做的面食,合格不合格?还有哪些不足之处。   后来,嫂子的工作也落实了,负责管理厂里的女澡堂。   98年我离开单位,去云南做市场后的那半年,女儿被老公送了全托,到了星期天老公接女儿一回家,嫂子就把我女儿带去澡堂把澡给洗了,衣服给换了,从不说我的风凉话。   女儿常在电话里表扬“妖婆嫂子”说:“妈妈,大妈对我可好了,比你给我梳头有耐心,给我洗澡也可细心了。”   三个月的时候,我要从昆明回咸阳休假,一贯不操心人情往来的老公让我给“妖婆嫂子”带个礼物。其实不用说,我也会带礼物的,多少次知道她带着我女儿去澡堂了,我的感激之情那是无以言表的。半年后,我把女儿接到昆明上幼儿园。那之前的半年里,“妖婆嫂子”的费心,真的让我感到温暖和放心,默默地帮我做事,那种感激,我会牢记一辈子。   后来听说李兄当了接待室主任,君君当兵去了,两年后,君君复员,被安排进市里某国企,工作称心如意。   99年我买了咸阳商住小区的期房,2002年我从昆明回来,在厂里家属楼还住了一年,那一年我和“妖婆嫂子”相处更美好了,像姐妹一样。2003年我就搬走了,分开住后,很久我都不习惯,过段时间我还会不怕远,再“杀”回去糟害她,她都很高兴!   2007年我们北院那四栋楼拆了重盖集资房,我们作为原住户,优先排名次选房,我们又选在了同一栋楼,相邻的单元。   2010年8月8号,嫂子给君君结婚,婚礼头一天我去她家,一进北院大门,李兄就来拉着我的手,我挣都挣不脱,一直拉着我进到孩子新房,新房布置得很时髦,物品很讲究,新媳妇的婚纱照非常漂亮,看得出来新娘子长得底板很好。李兄有些激动,眼睛都亮了,我欣慰得有种想哭的感觉,我赶紧扯故儿说:“我去看看嫂子”。   见了嫂子,我和她玩笑说:“李大哥拉着我手那么久,从大门口走进来,我想妖婆嫂子不会介意,才由着大哥拉着进孩子的新房了。”   妖婆嫂子哈哈一笑,就一句话:“谁不知道谁嘛?!”   嫂子给儿子君君的婚礼真的很排场,整整七十桌,十人一桌,新媳妇真的很漂亮,大方。亲家也很能干,县城做生意的,爽快又开明,人缘很好,女方家就有二十桌来宾,婚礼办的极具特色,主持人不仅说得好,唱功也很好,几曲动感十足的歌曲,加上主持人的载歌载舞,勾起了厂里舞林高手们的舞兴,我厂当年有设备豪华的舞厅的,武林高手很多,群起而舞。这婚礼真让嫂子扬眉吐气,我很是替“妖婆嫂子”高兴!   现在叫她“妖婆嫂子”更有底气了,她有五岁的孙女带着到处显摆了,真成“老妖婆”了。君君结婚后,我去吓“妖婆嫂子”了一把,我说:“君君结婚,李大哥在那随音乐而舞,好像你们在结婚!不过我才知道大哥看样子还会跳舞哦,啥时约他跳舞去,你个‘妖婆’不会介意吧?”   嫂子又是哈哈一笑,说:“赶紧约去,免得打牌老输!”   过段时间,妖婆嫂子两口子就会来我这小区玩玩,一起喝酒,或者我们回厂里,取个东西,顺便在她家把饭吃了。   如果过段时间没见,妖婆嫂子还会打电话骂我不去看她,这要求可能会是一辈子,我却感觉很温暖。 癫痫病是什么病有何病况身体发抖口吐白沫是癫痫吗癫痫病会隔代遗传吗郑州癫痫病的治疗哪里医院好
上一篇:【墨海】凤姬
下一篇:【平凡】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