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天涯】 你的爱一直都在

来源:福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散文随笔
无破坏:无 阅读:1978发表时间:2013-06-13 20:31:12 摘要:在我发黄的老照片里,在我的记忆里,奶奶的笑容和慈爱永远不会发黄、、、、   【天涯】你的爱一直都在(散文)   ——天堂的奶奶你好吗?   康乃馨温馨优雅的气息送走了母亲节,即将迎来父亲节,友友们的空间一篇篇赞美父母的散文,诗歌,墨香四溢,深情似海、、、、我的副题显得那样的刺目,与这特别的日子格格不入。      当看到友们都在写母爱慈祥有加,父爱如山,慈祥中见大爱,无私的给自己一个毕生难忘的童年,时间的斑驳剥色了记忆的颜色,但童年的记忆却依然光鲜亮丽、、、此刻我想起了自己的童年、、、      在我发黄的老照片里,在我的记忆里,奶奶的笑容和慈爱永远不会发黄、、、、      说起我的童年要先说我的家庭,我们姊妹3个,上有姐姐,下有弟弟,我排行老二。因爸妈的单位计划生育特别厉害,我和弟弟都是在外漂泊中度过儿时时光。      我刚一出生,奶奶直接从医院抱着我匆匆的离开了那个原本属于我的家,一离开就是6个春夏,是奶奶一口小米一口稀饭把我喂大,是奶奶不离不弃把我从死神手里抢回了一次又一次。      出生嗷嗷哺乳的我和奶奶回了奶奶的老家,一天奶没吃过,连奶粉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的我,面黄肌瘦,半岁时候别的孩子会坐了,我还一直躺着。吃一点食物就吐个没玩,不停地拉肚子,拉的小手都像树枝一样干巴巴的,瘦的只剩下一双大眼。奶奶用鸡内金在瓦片上烧焦,放蒜臼里捣成粉末,放进稀饭里一勺一勺的喂我吃,我吃一点,奶奶就笑,我不吃奶奶就不停地抹眼睛。大夫说我脾胃太过虚弱,不消化,严重营养不良,有时候半夜正睡着,突然就哭得厉害,吐得床上奶奶身上都是污秽,奶奶一边清理,一边找药(那是奶奶的床边治拉肚子的,退烧的,用盒子装满了,以防我半夜出现问题,备用。)心痛的哭:“这么小遭这么大的罪,上辈子造的啥孽啊!老天爷让我孙女好吧!如果我身上的肉能治好孙女,就把我的肉割下来给孙女吃”      一次深秋的半夜我又高烧,奶奶说烧的厉害别把脑子烧坏了,匆匆穿上一件偏襟薄褂子(当时我们的衣服都是奶奶买来布,自己剪裁,然后一针一线缝制的。)抱着我就跑,去邻村找大夫,农村的夜伸手不见五指,疙疙瘩瘩的土路,奶奶深一脚,浅一脚的抱着我在黑幕里小跑,脚下不知什么绊了一下,奶奶狠狠的栽倒在地的时候还不忘紧紧地抱着我,把我拖起以免压伤或摔伤。身上没顾上拍打,抱着我继续跑,终于到地了,奶奶使出浑身的力气拍大夫的门板,当大夫看到狼狈的奶奶一身土,下巴鲜血流的前襟都是,原来是摔倒的时候一个石子把下巴咯了一个小洞,大夫要给奶奶止血,奶奶平静的说:“大夫我这不算啥,先看我孙女,我孙女要紧”折腾了一夜,我的烧是退了,奶奶却病倒了,深秋瑟瑟的入骨夜风,一个老人怎么能受得了呢?懂事的以后看着奶奶慈祥的面庞甚是好看,下巴上却有一个疤痕,就好奇的问奶奶,奶奶轻描淡写的说不小心摔了一下。      插播一下:当时奶奶病了,没人手照黄冈癫病病如何治疗见效的快看我,家人就把我寄居在老妈一个亲戚家,当奶奶病好去接我的时候,看着一个脏兮兮的小孩,吃着烤的胡焦的红薯,比以前更瘦了,奶奶当时怎么忍都忍不住老泪纵横、、、嘴里说着以后再也不让我离开了。      后来奶奶带我去了姑姑家,姑姑家在农村,快一岁的时候才10来斤,奶奶形容我的脸比她的脚后跟还小,抱着没有一点重量,依然是病怏怏的,我和奶奶一住下就是几年,所以姑姑村上的人都叫我“四季客”。后来病的厉害,头都直不起来,村上的人都劝奶奶别治了,没希望了,瞎费力气瞎费钱,奶奶都会很生气的说,“只要我有一口气,这把老骨头就是跑撒架子了,也带着孙女看。”奶奶裹的小脚蹒跚的走了多少路,磨了多少泡,更不知看过多少医生,只要听说会看小孩的,就去看。      我仍然是好一陈子,坏一阵子的,有一次听说几十里之外有个老中医专门看小孩的,姑姑用架子车(农民自己发明的,用木头做的,装上车轮)拉着我和奶奶,徒步走了几十里,姑姑硬是没有停下来歇脚,坑坑洼洼的土路,沟沟壑壑,坡上坡下,一个女人,一架笨重的架子车,身体向前倾着,头上的汗流到脸上眼里顾不得擦,肩膀上套着麻绳像一头老牛一样卖力前行、、、只为我能早点看到大夫、、、、两岁多的时候我还不会走路,大夫说先天不足,营养不良,太虚弱,奶奶就一直抱着我,不管是炎炎烈日,还是数九寒天,不离不弃。      慢慢的在奶奶精心照料呵护下,药罐子里泡着的我长大了,3,4岁了,奶奶树枝般干枯的手牵着我的小手走在乡间小路上,去田地里做农活,到地头,奶奶把自己的衣服铺地上让我坐着,有时会摘一个大大的荷叶盖在我头上。忙完农活,奶奶还会采把野花,用那长满老茧的枯瘦的手灵巧的编个花环戴在我头上,说我孙女最好看。      当时没有什么零食,奶奶会跑很远的路,去偏远的山坡沟沟里给我摘“小米拖饭”这应该是奶奶创造的名字吧,上面一层黄色的像小米一样的颗粒,和草莓长的一样,比花生大一点。自己养的鸡子下的蛋奶奶舍不得吃,存起来,等担着挑子的人来卖东西,奶奶癫痫病怎样治疗才会好会拿出鸡蛋,给我换蛋糕,一些零食,看着我吃的高兴,奶奶比我更高兴,我会拿一块大的给奶奶吃,奶奶却说:“你吃吧,我吃腻了。”担挑子的人在不农忙的时候才会来一次,奶奶竟然说吃腻。说吃腻的奶奶,我从没见她吃过一块蛋糕。玉米长大的时候奶奶带我去地里,把我放阴凉里,还给我带上馒馒,用玻璃罐装上奶奶亲手擀的芝麻盐,(奶奶把芝麻淘洗干净,晒干,在锅里炒的香喷喷的,然后在用擀面条的擀杖擀碎,伴一点盐,就是我最可口的美味)夹馒里吃。奶奶还会在玉米地里挑出甜甜的玉米杆给我吃,那个甜呀,似乎比现在的甘蔗还好吃,不知你是否吃过?      奶奶看我瘦弱还会给我逮蚱蜢,穿在狗尾巴草上,穿一串子,头去掉,放锅里煎煎,那个香啊,惹得我口水直流,奶奶会说都是我的,别急慢慢吃。      晴朗的夏夜奶奶就把床搬到院子里,我躺在床上,奶奶说蚊子喜欢咬嫩嫩的娃娃,奶奶坐在身边不停地摇着蒲扇,还把自己种的薄荷用手揉碎了涂在我身上,这是奶奶的防蚊的法宝,奶奶的蒲扇摇来一个又一个神话传说,白蛇报恩,牛郎织女、、、伴我每个星空灿烂的夜晚,我在薄荷凉凉的味道中甜甜的睡去。      玉米稀饭,红薯,杂粮馒馒,芝麻盐,“甜甘蔗”就是我最难忘的童年,最美的记忆藏在奶奶慈祥的笑容里,下巴的小洞里,沟沟壑壑的皱纹里。午夜梦回,再也无法入眠,锥心的痛吞蚀着心魂,入骨的思哈尔滨看癫痫哪里的医院正规?念欲把神经撕裂,天堂的奶奶此刻你好吗?我在想你啊!依稀村口老树下,夕阳染红了您满头银发,您眺望着远方,您想在看我一眼对吗?奶奶天边那朵流云您看到了吗?漂泊的云里是我望眺你的眼神,和深深想你的心! 共 256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8)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