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我有一所房子_1

来源:福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随笔
摘要:“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是诗人海子30年前的著名诗作。虽然天才海子在写下这首诗的两个月后选择了离世,但对于我们凡夫俗子来说,无论是环境困顿还是精神困惑,生活都要继续,“我有一所房子”,就是生活中的一种必要需求。   40年前,我在到白湖农场办公室电话班做电工,办公室给我和另外一个年轻人安排了一间住房,在机关食堂后面的消防塘南沿。这一排平房是就着消防塘地形而建,比常规的平房面积要小许多,而且食堂后面的豆腐磨坊和猪圈鸡棚,污水都直接排入消防塘,所以我们房间的后窗一开,臭气就一哄而进,蚊虫更是挥之不去。不过我们很满足,在门窗上挂上纱帘,门前种上花草,一帮年轻人成天谈笑风生。到了夏天,那美人蕉蹿到了一人多高,开出五颜六色的鲜艳花朵,给我们的单身生活平添了许多的欢乐。   室友很快成家,单位给他分了新房,我便一人独享一间房子。有了自己的私密空间,顿时就有熬出了头的感觉。1979年8月我调到白湖法庭,房子也随之调换,虽然还是一间,但大了许多,而且在办公大楼后面,不用再闻消防塘里的臭味。1985年5月我结婚,随后调任白湖劳改工作管理局办公室秘书,因为夫妻都在机关,所以分到了两间平房,还有披厦厨房,除了没有卫生间,就相当于现在的一套房。我家在这排平房的最东头,地势高出路面很多,门前平台跟机关食堂隔路相望,山墙和房后自然形成一个独立的院子。我们在门前树间栽上几竿青竹,院里养上数只小鸡,小家的日子就过得有滋有味。   28年前,我考到省劳改工作局,在办公室调研科做秘书。考前局里就跟我们约法,5年内不解决夫妻分居,5年内不解决福利分房。虽然是霸王条款,但省局当时确有难处,从公安厅分出来时,只有一个狭小的地盘,住宅用房更是少得可怜。但我们能从边远农场到繁华省城,其他什么困难也都置之度外了。没想到的是,一年不到的时间,局里就从老干部楼里给我们挤出了一个5楼的大套房,我和两个同事三家各住一间卧室,储物间住一个单身小伙子,客厅厨房卫生间共用。因为妻子这时已经调到合肥市(我们自行联系的非监狱单位),我们工资都很低,租房想都不敢想,只能暂时寄居岳父母家。这时候,能有一个安身之所,纵然是“七十二家房客”,也感到无比的幸运。   又过了一年,我们终于结束“七十二家房客”的窘境,每家分到一间带厨房披厦的平房,开始烧蜂窝煤,后来烧灌装煤气,房租水电都很便宜,日子就在市井烟气中流淌,儿子也慢慢长大,从幼儿园进入了小学堂。两三年后分到一室半小套房,在三楼,开始有了独立的厨房卫生间,再不用跑到老远的公共厕所蹲坑,也从此告别了痰盂马桶;烧上了管道煤气,也再不用跑老远的液化气站灌装煤气,更不用一块一块地堆码蜂窝煤,就感觉幸福指数瞬间爆棚。   又过了几年,机关盖了一栋新住宅楼,我虽然没能进新楼,但居住条件也相应有所改善,从三楼调整到二楼,多了一间卧室,建筑面积从40几平增加到了60几平。1998年第一次“房改”时,这套小房子就成了我们自己的私有财产。从1990年3月进合肥,短短的不到10年的时间,经历了福利分房和住房制度改革,成为了一个私有房主,拥有了一份工薪以外的固定资产,想来犹如做梦一般。   我所在的这栋楼,是1980年代初组织犯人因陋就简盖起来的,套型结构畸形,建筑质量很差,没有框架,不能防震。我这套小房子没有客厅,没有书房,没有储物间,厕所只有1平多;到处都是墙和门,许多生活功能无法实现。但是,我们大院地理位置好,居于市中心,有环城公园、杏花公园环绕周围,真正的闹中取静。我和老伴就一直住在这个老房子里,购物大众巷,看病淮河路,上上街,散散步,倒是非常方便。就算是有利有弊,理解万岁吧。   16年前,我从省局机关调到省监狱工作研究所,2007年又调到白湖地区,先后在白湖监狱管理分局和潜川监狱两个单位工作了6年多。期间省厅局在清溪路集资兴建了绿缘居住宅小区,是属于非盈利性质的商品房,房价比市场低不少。2009年,我被通知可以在绿缘居购买一套房。可我是工薪阶层,老伴2000年辞职回家相夫教子,三口之家靠我一个人的工资还是很紧张的,没有资本,又不敢冒险借贷,炒房炒股不敢沾边,自然也就没有飞来之财。所以根据自身的经济状况,我们选择了一个小套房,房款刚刚好花去了我们包括公积金在内的所有积蓄,装修的钱是老伴从岳母那里暂借的,我们没敢贷款。这套房子后来给儿子做了结婚用房,现在自然就成了他们的财产。其实也很正常,儿子是监狱民警,儿媳是幼教老师,如果不想当房奴,凭他们的收入,不知要到猴年马月,才能在合肥市区买得起一套百十平米的房子。父母痴心为儿女是华夏传统,芸芸众生之我等,自然不能免俗。   5年前,我从白湖调到省女子监狱。女子监狱是本世纪初从宿州监狱分离出来的新监狱,2015年10月从宿州整体搬迁来合肥。省局在合肥北城建设新女子监狱时,同步在监狱旁边开发了一个住宅区。虽然地处边远,诸多不便,许多人不愿购买,但房价不高,户型科学,适宜居住,对我这种有改善居住条件需求的用户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只是我经济条件不好,如果认购,必须贷款。犹豫了很长时间,最终还是在认购期限截止前交了预付款。办理公积金贷款也很顺利,但房产登记拖了很长时间,直到上个月末,才拿到房产证。从现在开始,再有5年,我的购房贷款就能还清,到那时,这套房子就真正属于我所有了。   2017年4月,我在女子监狱退休,没有了公积金,但每月领到的退休金,刚好抵得上公积金贷款月还数额。老伴的养老金也能满足我们老俩口的简单生活开销,看病都有医保,算得上是无忧无虑。现在,我们仍然住在老机关大院的小房子里,等待大院旧房改造的规划落地,再根据情况确定自己的住房改善方向,是就地提升,还是迁往北城。等待中,我将北城的房子租了出去,虽然租金不高,但这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份资产性收入,于我而言,还是很有意义的。   回望自己工作以来的这40年,有幸与国家改革开放同框,在国家经济社会高速发展的同时,我们个人与家庭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住房的变迁,就是这个变化的一个缩影。宏观上看,国家房地产发展可能泡沫很严重,但微观到我们工薪阶层,住房却是真正的刚需性与改善性并存,是我们百姓日常生活须臾不可分离的的重要组成部分,关乎生活质量,关乎幸福指数,关乎家庭梦想。相信随着改革开放的继续深入,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都会越来越好。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戊戌狗年六月十五,2018年6月28日,星期三,于合肥三孝口) 兰州治癫痫病医院排行成年癫痫病前期症状指哪些天水市有哪些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哈尔滨癫痫病去哪治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