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西风】弱水两岸

来源:福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悬疑小说
无破坏:无 阅读:1339发表时间:2015-08-15 09:34:42 一   记不得我是第多少次来到河边。与第一次见面相比,30多年的风霜雨雪没有改变它多少容颜,倒是人们活动的痕迹,将首次记忆与今天做了意想不到的位移。   岸的这边还是青山,还是青山下的建筑,还是威严而庄重的号令,还是日盛一日的绿、花,以及又一茬孩子们的笑声。   我就在岸这边青山下的建筑里,天天聆听着整齐的号令,日复一日看着绿与花的变迁,看着一茬又一茬孩子从天真无邪走出城外。   我跟许许多多人一起构筑堡垒,挖掘沙土。我看着许许多多人钻进灯火辉煌的房间里计算或者设计、检测或者修正、高兴或者烦恼。他们都很年轻,与河边儿上大树下新生的胡杨树苗一样,才见冒头,就见成长壮大,擎起大旗往山顶上奔驰。一队队人马昂扬斗志,连天接地的沙尘暴也奈何不了他们。   这是一条绿色的河,河水里流动的是汨汨无限的青春的歌。这是一条永恒的河,这里注入了永不止息的民族魂魄。   哦,河的这边是青山。站在青山顶上,一眼能望见祁连山,莫高窟,鸣沙山,玉门关……“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劝君更饮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山川萧条极边土,胡骑凭陵杂风雨。”“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声音杂沓,随风而至;战车军马,形影零乱。原来,我们距离如此近啊!   河水潺潺,雉鸡咕咕。芦苇列阵,柽骨铮铮。初秋的河仍然很瘦,像一位走进时尚的女子,越来越显出吸引人的丰韵。对的,两岸的岸边都是胡杨,它们已经非常好地积蓄了丰满的叶与高挺的枝,只等秋霜来为它们打扮出姹紫嫣红,只等一季生命最隆重的时刻到来。   河的那边是广袤的戈壁,戈壁后边是无垠的沙漠,沙漠的后边呢?可能是另一条河,另一些人眼里的世界。戈壁,沙漠,乍一听来,冷酷无情而没有希望,干涸无语而拒绝生命。   然而事情往往都不是想象的那样。当你走上去、听进去、与它们相知相依的时候就会知道,它们,那一片黄沙中、一派干涸里,不比任何青山绿水简单,不比任何草原大地贫瘠,不比任何人的想象枯萎。是的,它是生长诗歌的地方。如果你不相信,就走进河那边戈壁滩尽头的地方问问现代诗人爱青吧,他是怎么从满眼无望的地方撷取到那么多空灵诗句的;那戈壁滩上隆起的死寂般的山野里,又是怎么显现出“曼德拉”岩画的;那像天上的云彩般的群羊后边高亢悠扬的歌声里,是谁那么灵性的作词配曲把天都唱哭的……   如果你不相信,就走进戈壁亲身感受一下吧。放眼看去平坦处,走进去那儿会有平坦?那风棱淤积处,一棵草正在顽强地成长,那花如米,那刺如针。即便没有一滴水,它也在经历着其他生命一样的历程,萌动、发芽、打叶、开花、结果并传下生命的后代。它有美的花,也有力保护自己的刺,它不起眼,却从不缺席生命的制造传播过程。在这样一棵高不过几厘米的刺草面前,除了敬畏,还能有什么呢!不,这还不是唯一。看吧,那只头部与戈壁砾石色彩几乎一样的四脚蛇,它们才是这儿的主人。从刺根处打下的洞穴不知道有多深,弯了有多少弯,这是它们祖孙万代生存的依存。它们警惕地看着外来入侵者,机警地从这边跑向那边。当然我还是以动物进化最高级别的能力把它放在了手心里。   我告诉它,别害怕,我没有任何恶意,我只是看看。我告诉它,它也是我敬佩的生命。我想问它,你是怎么生活的?在茫茫戈壁上,什么是你们的水哪是你们的饭?炎热到四五十度的时候,你们用什么办法挨过?   不知道是不是与人有关,但凡有人的地方,就连戈壁深处,也有蚊蝇、也有屎克郎、也有好多不知名的生命。如果你带着哲学的眼光,还能看到许多凝固的生命在戈壁滩上生长。比如奇石怪石,比如突然的隆起与沉降,还比如与它们密切关联的沙漠。   如同北方许多地方远看灰秃秃的山脉其实进入其中生命旺盛一样,沙漠也有这样的奇妙。河那边与戈壁相连的,就有两处世界闻名的沙漠:巴丹吉林和腾格里。如果你有幸走进这片沙漠之海,你一定会采撷到与既有观念完全颠覆的好东西。   你会看到沙漠不死,除了风为它营造的美丽皱褶、制造的千奇百怪、绘出的色彩丰富的之外,你还会看到那里诞生的水与湖,保存的清澄与透明。去年冬天,我在腾格里深处看到了不止一处湖泊,那里的冰面与其他地方的冰面没有差异,湖边留下的水草与其他地方的毫无二致。那里养育了好些人,引起各路开发者的浓厚兴趣。   在一个秋老虎兴风作浪的时候,我还幸运地与孩子们一起到达誉名中外的月牙泉边。之前我没有看见过沙漠中的湖,所以对它极其膜拜。走在那个小月牙边,心里除了惊讶还怀抱着许多担忧:就那么一个小月牙,哪天风不高兴把旁边高达几十米的沙山吹下来,不就见不到这样一个神圣境地了吗?可是月牙泉的历史告诉我,这是不用担心的。因为这种自然奇观,经过时间的检验,除非地下水位降低,沙山为了它的高度,沙子是不会大方地落下去的;即便失足落入,风也会毫不留情地把它舀回去。   二   秋风刮过来,暑气一扫而光。一些叶子轻飘飘地落在水上。河水便渐渐丰盈,有时候还会打出些新的花朵儿,给越来越风光旖旎的城市增添光彩。   从水花儿上你会看到雪山,看到戈壁之上滴滴嗒嗒的壮美,听到松涛夹杂在水流中哗哗作响。在雪山脚下,有一处西北极其罕见的湿地公园,那里水草丰茂,植被翠绿。走进湿地的人都会忘记这是在戈壁之中,也会忘了是在干旱肆虐的西北边塞。沿湿地,你还能找到一处胜境,当年玄奘师徒经过弱水的地方,高台。高台现在已经是一个县的名字,但它的得来,还是因为当年大师过渡弱水湿了经卷,在那儿晾晒经书。有人考证,《西游记》“八百流沙界,三千弱水深。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中的流沙河,亦是今天的弱水(黑河)。《尚书》中关于弱水的记载就比较准确了:“导弱水至于合黎,馀波入于流沙。”今天,我们身居下游,切身感受着弱水余波入于流沙--居延海的情景,我们切身体味,数百上千年前先辈对自然世界的描述,倍感亲切。   不得不惊诧世界奇妙无比,能在戈壁腹部划下一笔,逶迤而下一条河流,给河南哪个医院可以治癫痫病干旱、偏远的额济纳带来生命繁衍,带来存在于世的机会。人类社会的发展史,用最简洁的语言表达,那就是水的历史。哪里有水,哪里就会有生命的繁殖,那里就有文明发生,那里就有人的踪迹。没有河流,哪儿来的水流?没有弱水,哪儿有额济纳,居延海,以及居延汉简、黑城遗址?战火点燃在边关,那是因为边关有水有人有草原有可以获取的物质财富;边塞战乱频仍,那是因为双方争夺着水草土地以及其上的老百姓。所有历史,离开水,都空洞无物。所有城市,离开了与它同呼吸的河流,都不可能存在。   历史不知道翻过了多少页,人类文明不知道更新了多少代,但是人离不开水、城离不开河的原理永远没有过时。当1958年新中国的缔造者决策组建中国战略武器试验基地的时候,几经选择,他们的目光最终聚焦在弱水河畔、青山头下这块蛮荒之地。   用某种说法,那就是,这是片风水宝地:前有照,背有靠。前有戈壁无垠、沙海漠漠,多么广阔无边、多么远大无限,雪山隐照,阳光映照,天地洞开;背靠青山绵绵,峰不高但稳固坚定,势不雄险但峰峦叠巘。于是,在这片自古没有人烟的地方有了人烟,在这块过去没有文化的地方有了航天文化,在这片人迹罕至的戈壁滩上有了世界上最先进或者虽然设备不先进但思想最先进的一群奋斗不息的人,经过短短几十年就建设成一座现代化的享誉世界的精致名城。   今天,有人不知道西北,有人不知道酒泉,有人不知道弱水,也有人不知道敦煌飞天,但不知道载人航天、中国航天员上天的人已经很少很少。   今天,有人不知道戈壁,也有人从没见过沙漠,许多人没有领略过西北的高温干燥,但知道载人航天精神、知道有那么一些人为了国家强大隐姓埋名几十年牺牲了青春生命的已经很多了。   今天,在弱水河边那个名叫“9号半”的烈士陵园,700多位英烈在开国元勋聂荣臻元帅的率领下,排列着整齐的队伍,每天眺望着那片戈壁上发生的事情。而在导弹武器与载人航天发射阵地的每一个岗位上,吃芹菜有益癫痫病治疗吗所有人都清楚地记得,自己在透明的玻璃杯里工作。看着我们的不光是现场的监控,还有不远处那些先辈们期许的目光。   今天,我可爱的弱水更加清纯了。我曾在春天河流几近断流的日子里走在河床上看留下的足印;我不止一次见识过初夏狂风从河床里舀沙的情景,我也在年轻时不计后果与同伴们跳进洪水泛滥的浪花里搏击激流,我还在白雪皑皑的冰面上呆呆地凝望这玉带沉重地飘动。现在,在这秋的日子里,水流滔滔,我首先想到了我的妈妈走在河边的那个时候。那是个九月,比现在稍晚几天。午时还热,沙枣已经被时光打上了红或黄的色彩。我陪神志恍惚的妈妈走在河岸边。河面好宽啊,河水好急啊。妈妈的目光深远而空洞。她跟我说,这是家乡的河,她的父亲在河那边等她回去呢。妈妈说,太清晰了,怎么还这么大水,那匹驮过她的骆驼怎么还不来呢?我还是没有拧过妈妈,匆忙打车把妈妈送回故乡的家里。   这是我一辈子在河边最深的记忆。其他那些欢乐,那些青春,那些流光溢彩的美丽虽然无不精彩,但都不及妈妈留给的这么深刻。如同对于戈壁的记忆,妈妈跟我在那座高冈上的对话与遥望远方的眼神,像是刻在戈壁上似的,每次看见戈壁都能让我为之动容。   妈妈最终融合于天地之间。是啊,河流,难道不是我的妈妈;戈壁大地,难道不是我的妈妈;故乡,难道到处镌刻着的不是爸爸妈妈!   三   有人写黄河古道,弱水难道没有古道吗?前人写弱水的不少,写古道的还没见到过。如果有人好好挖掘,许多细节定会独一无二。   弱水古道与戈壁沙漠密不可分。小时候听大爷讲,他们年轻时拉骆驼(运送物资,跟现在的货运汽车差不多),先沿黑河(弱水)走好几天,经过狼心山、过临河、到包头,缷下货物,再把运回来的货物驮回来。另一些骆驼客则从包头往乌兰巴托、额山,跟老毛子做生意。唉,有水就行啊!这半截靠弱水,临河那半截靠黄河。夏天取水,冬天取冰,一路上就熬过来了。大爷有一把很好看的山羊胡子,在他枯树皮似的脸庞上,不知道写下了多少沧桑辛酸,给我们讲这些事情的时候,就像是说刚刚发生过的事情一样。他又说,你那没了音讯的爷爷,在这条路上也没少跑。可惜啊,他被军队裹走了,再也没消息了。   我不知道我的爷爷是不是在这条路上被马家军裹胁走的。但爷爷是从距离这儿不远的地方,沿着土尔扈特300多黄冈得了癫痫病能治好吗年前回归祖国的路线被带去新疆的。蒙古土尔扈特这支人马,因为不满沙俄的残酷压迫,才从居住了好几代的聚居区回归祖国不久。他们一路不仅与沙俄的追歼者战斗,还与风餐露宿忍饥挨饿抗争,当他们拖着疲惫的双腿站在弱水河边的胡杨林里的时候,一眼就认定这是他们新的故乡。后来经过清政府同意,他们定居在弱水下游,以牧业为生。   只要有了水,只要有了勤劳,什么样的不毛之地都会迎来丰收。   于是,以居延海为起点,名为和硕特的这支蒙古人,在这里繁衍生息,迎来了自己的新生活。他们养牛羊、骆驼、马骡等,弱水附近的戈壁沙漠渐渐变得热闹起来。连接弱水与贺兰山的戈壁沙漠一天天变得有意思起来。你看,那踏破贺兰山的马儿飞来了,像是蓝天上的一朵云彩。你看,沙脊上巍峨的驼队行进过来了,牵骆驼的人里有大爷还有爷爷;驼峰在夕阳下像燃起的火把,把征途的傍晚照亮;你听,那驼铃声声,莫不是诉说着生活的苦难与艰辛,还有人们苦中作乐的精神?   现在我所在的小城只是新中国建设的急就章。1958年开始建设的时候,是一个距离最近乡村约100公里、完全没有交通条件的地方。其他条件不用提了。我是在小城基本建成后快20年后到来的,我来的时候唯一与外界的交通是那趟从兰新铁路上拐出的军用铁路,每天一趟客货混编。而我第一次从县城到这里,是大冬天坐在大卡车上历经七八个小时颠簸才到来的,我们行走的所谓的路是戈壁滩上的沙痕与车辙。那一趟,我把头次从县城招待所吃的公家饭吐了个一干二净。   直到组建40年后的1999年,小城与外界才有了第一条交通公路,我们才可以像“外人”一样乘长途客车经过四五个小时到达200多公里之外的“城里”看看。   然而,就是在这样艰苦条件下,在弱水天天看着的地方,悄悄建成了中国飞向太空的通道。1999年12月20日早晨6点30分,从距离弱水不到10公里的戈壁滩上,一声巨响,箭船升天,正式宣告中国载人航天试验飞船发射成功。之后的10余年里,从这片幸运的土地上接二连三飞出了中国的载人飞船、飞出了航天员,莫高窟壁画里描摹的神话故事,终于在这一代人手里成为现实。   原来,那些先辈的足迹,那些曲折的车辙,才是实现理想的根基,才是通向世界不可或缺的步履,才是通向宇宙的天梯!   四   没有人能忘记,弱水三千,谁取了那一瓢。所有人都得到了自己需要的那一滴雨露。秋风又一次呼啸而起,弱水再一次荡起涟漪,这次,它是有了什么新的希冀、看到了哪儿成长的惊喜?尔今,弱水两岸蓄势待发的何止一只白帆。看,那里风叶飞旋,“陆上三峡”的号角轰鸣大地;看,那儿山峦不再寂静,前往的是开发的车轮,以及期待富余的眼神……   来吧,朋友们,你们到水边来,让弱水不息的波纹告诉你,亘古未有的奇迹是怎么在一片白纸上绘成。来吧,朋友们,请结伴到弱水河畔胡杨树下来,让那古拙苍劲的树杆向你述说,那些年轻的青春之歌为什么会永远在这片土地上回响。来吧,朋友们,邀请你们的哥儿朋友一起来,走进青山里,听那蓝天上白色的和平鸽的哨音,让它来告诉你什么是大漠戈壁的精气神。来吧,曾经奉献过理想血汗的朋友们,请你们回来,再看一眼这片与你们青春无悔相连的土地在你们之后发生了些什么,请你们走在飞天湖边、发射架下、胡杨路上、公寓楼前,请你们找找曾经工作生活湖北专业的癫痫医院哪家比较靠谱过的地方,想想你们曾经从弱水河里抱冰取水的情景、回味一下一镐一锹挖掘国防工事的自豪骄傲……   请所有人聚集到弱水河边,向河里洒下你们丰收的金色花瓣,让那些花瓣带着你们丰收的心情,日夜兼程往额济纳草原进发,早一点听到马头琴悠扬的曲调,与蒙古汉子宏厚的歌声混成最美和声,并与美味的奶酒一起敬献给那些献身这片光荣土地的人们。   还记得在那个寒冷季节里第一次与同伴来到河边的情景。我,项、谢、党打打闹闹,谢用他刚买的富士130相机为我们留下了最早与弱水、胡杨、夕阳的合影,固化了我们与弱水一样的青春时刻。如今,党已早早化为弱水边的泥土,弱水映照着项每天从远远的山海关头向西遥望的目光,只有我与谢还坚守着、头顶只剩下满满的暮色苍茫。   蓦地,弱水成为一条七彩飘带,牵着无数人的心愿回到故乡……      2015年8月14日   共 571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