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泥和水(散文)_1

    一窗外天空低垂,连日下着雨,到处都是积水,如同内心肿胀的欲望。他们说,土地不吃水,所以水汪汪的。我说,是土地吃饱了,再也吃不下了。院长说,医院这块地,很多年以前是水库,脚下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流年】东庄五行(散文)

    【金】在东庄,最早关于金子的传说,是从东庄边上那条叫石头河的河堤开始的。在老人们口中,说是有一年石头河发了大水,冲垮了河堤,不曾想堤边竟埋藏着一座古墓,古墓里埋葬着谁没有人知...[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军警】晚春寄语(散文)

    辽北的冬天长达近半年的时间。尽管去年一冬的气温与往年相比不是太低,但北风和冰雪还是时时地提醒着人们不要忽视了它的存在。此时,人们的户外活动也自然会减少。自从合唱团的春晚结束以...[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微情书(散文)

    在微博上,偶然间遇到了阿狸的微情书,喜欢的不得了。也想写像那样的微情书,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下笔,感觉有特多特多的内心话要写,可是,当拿起笔的那一刻,竟然写不出一个字来。最终在...[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菊韵】浪漫的哈萨克族婚礼(散文)_1

    去年5月底,我们在乌拉斯台乡采风时,结识了乡党委书记居马别克·吐尔阿拜,他是哈萨克族,毕业于西北民族大学。他虽不善言谈,我们却一见如故。知道我们对哈萨克族传统文化很感兴趣,他就...[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笔尖】重游滕王阁(散文)

    重游滕王阁周 游二零一八年初一个阴转多云的早晨,又一次登上南昌滕王阁。眼帘中新型雄伟壮观的高楼大厦,或高或低不同凡响,让你似乎萌发一种喧宾夺主的感叹!滕王阁范围之内的附属建筑焕...[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百味】镜中锈色(散文)

    一乡村录像室光线暧昧,人群显得杂乱无章,一个个捕获者张开了瞳孔中的网,屏幕上的内容暂时与门口黑板上粉笔写的广告无关。黑板上歪歪扭扭地写着“镭射”、“卿本佳人”、“叶玉卿”、“...[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笔尖】一年又一年(微散文三篇)

    望二十三个春秋,若不是家人不停地上诉,若不是好心的律师不间断地帮助,这桩冤案将被封埋,这个被冤之人也可能早已作古。万幸的是年过半百的他终于被还回了清白,在第二十四个新年之前他...[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荷塘】草木亲人(散文)

    我原先住的宅子前院有一排修剪齐整的小叶女贞树篱,绿森森的,既是一道风景,又吸纳了公路上的浮尘噪音。院子东西侧各栽植了一株玉兰。春天蓓蕾初发,两树挤挤挨挨的紫红色的花苞,就像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笔尖】菊殇(散文 外两题)

    阅读使我如此美丽我的读书生活,印象深刻的要数两次读《红楼梦》的情形了。1992年冬天,我骑自行车从小镇匆匆返回。途中,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不一会儿,山峦,树木、田野、房屋到处一片洁...[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