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浅吟】紫罗兰

来源:福州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职场小说
袁诚听到叫声,顾不得擦手上的水渍,忙走进更衣室,看到地上凌乱的衣服,便知道,又找不见衣服了。   “我昨天穿的那件紫色的套装怎么找不见。”罗兰抓着一头乱发,要赶时间,妆还没有化,都怪昨晚应酬,多饮了几杯红酒,早上又贪睡了那么几分钟,找不见衣服的罗兰不免有些急躁起来。   袁诚听罗兰找那套紫色套装,一拍脑门,才想起,送去干洗没拿回来。昨天给家里来了个大扫除,一忙就把这事忘了。现在取也来不及了,袁诚一脸的歉意,解释下次一定记得去拿。   罗兰还想继续发泄已经微涨的情绪,但是,看袁诚脸上有些诚惶诚恐的样子,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罗兰冲袁诚无言地摆了摆手,随手从椅子上拿起一件白色长裙,脱去身上的睡衣,旁若无人的换上。   袁诚看着罗兰凹凸有致的身体,在眼前展露无余,心中一阵悸动。然而,还没有容他去深入想象,罗兰已经风一样走出了更衣室。   袁诚苦笑了一下,跟在罗兰身后:“先吃早饭吧,要不凉了。”   “不吃了,时间来不及了。”罗兰头也没回,丢下一句话,拿起手包,往门外走去,只好在车上化妆了:“噢,对了,今晚有个合同要谈,不要等我。”罗兰一脚迈出大门,回过头又丢下一句话。   “哎,罗……”袁诚嘴里的“兰”字还没说出口,就被硬生生的关门声挡了回去。   袁诚看了看空旷的家,又剩自已一人了。坐在餐桌前,看见给罗兰准备的咖啡还冒着热气,咖啡的味道,是他最讨厌的,但是罗兰喜欢。罗兰喜欢的他都会用心去学,去适应,结婚五年来,尽管他从不喝咖啡,但是,为了罗兰,他潜心研究,为此,还去西餐厅专门找人去学,如今,他成了煮咖啡的高手。连罗兰都称赞过他的咖啡堪比星巴克。   咖啡煮得再好有什么用,现在,还不是一个煮夫。袁诚端过咖啡,在唇膏边抿了一小口,苦涩的味道瞬间从舌尖滑到嗓子里。喝不惯这个,不如自已的花茶,闻着香,喝着更香。   袁诚一边收拾没动过筷的早餐,想着昨晚一身酒气的罗兰。袁诚不喜欢女人喝酒,他看见过有女人喝酒后,一脸媚态的在男人面前,而男人则会借机连搂带抱,吃尽女人的豆腐。袁诚不知道罗兰在外面酒后会怎么样,但他知道,应酬就一定会有男人。有时,他不敢想,如果罗兰也是那种表现的话,他内心会极不舒服。这倒不是不相信罗兰,哪个男人都不希望他的女人将娇媚的一面展露给另外一个男人。   如果……如果……。还有什么如果,自从那天分工,男主内,女主外开始,这个如果就一定会有,只是这么多年来,自已掩耳盗铃罢了。三十岁的女人,正是成熟的如树上的红樱桃,娇艳欲滴,让人见了,便想摘下好好品尝。三十岁的罗兰不仅有过人的工作能力,更有一付傲人的外表,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见了,心不会燥动。   袁诚自嘲的看了看镜子里那个至今还留着板寸的男人,不由得挺起胸,拔直了身子,冲着里面的人敬了个礼,不太满意,有些不标准,重来。袁诚自娱自乐的做着几年前每天的必修课,渐渐地满脑子的郁闷淡了许多。   袁诚爱罗兰,爱到什么程度,他说不清楚,反正,他可以为罗兰做任何事,像现在,罗兰让他给她做饭管家,他就放弃工作,一切都听她的。袁诚认为他的爱不会受到任何外界的干扰,因为,他今年三十五岁,他也爱了罗兰三十五年。   袁诚和罗兰是一个村子的,两家是邻居。年长罗兰五岁的袁诚从罗兰出生那天,就喜欢上了这个邻家小妹。而罗兰,似乎也从那天,就爱上了这个邻家大哥哥。大一些时,罗兰就跟在袁诚的屁股后,和一些男孩子们上山爬树的,只要有袁诚的地方,一定会有罗兰。袁诚也会照顾罗兰,从不会让她受到半点伤害。这也是罗兰自小就追随他的一个原因。   袁诚高中毕业没有考上想报考的军校,同年征兵,他一脸豪迈地踏上了那辆军绿色的敞篷解放车,车下,罗兰泪水涟涟的。袁诚安慰罗兰,让她好好学习,一定考上大学,他也会在军队好好干,加紧复习,争取考上军校。   两地鸿书,相互鼓励,串联起漫长的岁月,转眼罗兰高中毕业,考上一所重点大学,读经济管理专业。袁诚也不负几年的努力,在当兵的第三年,也考上了军校。两人在罗兰进入大学那一年,确定的恋爱关系。罗兰大学毕业后,在家人的操办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那时候的袁诚,幸福的一蹋糊涂,娇艳可爱的罗兰,总是一脸崇拜的看着他,像看英雄一样。有时,还会穿上他宽大的军装,在镜子前照来照去,对没有去当兵表示遗憾,不过,家里有一个当兵的,也算心满意足了,军功章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   这样的时候,维持到罗兰参加工作两年后,也是袁诚退伍回乡后。罗兰因为工作努力,已是一家房企的总经理助理,人们眼里的高级白领。袁诚在部队退伍没有接受地方安排的工作,而是一次性的做了病退补偿。他想回乡自已干些事,在部队,他是管理车队的,对汽车的维修也非常精通。他也想过,分配到地方,弄个闲职,轻松的拿着工资,但,那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不想将人生荒废在享受上。   然而,事与愿违,每天都忙忙碌碌的罗兰,吃喝不定,家里弄得和被抢劫了一样。退伍回家的袁诚心疼罗兰消瘦的脸颊,在没有找到合适工作之前,便在家里给她做各式各样的饭菜。有时,下班太晚,袁诚还会提上保温壶,送饭给罗兰。那是一个极享受的时刻,罗兰香甜的吃着,吃完后,又一定会靠在袁诚身上,送上甜甜的一吻。   正是袁诚将家里打理的有条不紊的,找工作又处处碰壁,罗兰心疼这么大男人,不愿他为一头二百折了腰,况且,袁诚很有个性,别看他对罗兰温柔的能出水,但是到社会上,他那倔脾气,几天就会被人家炒了,袁诚这样的,适合自已创业。只是现在两人还不具备创业的资金。于是罗兰提议,她在外面的赚钱养家,袁诚在家里做主夫。开始,袁诚并不同意,但经不住罗兰的撒娇,说你工作了,谁给我做饭吃,谁给我洗衣服呀。从小就是袁诚照顾罗兰,这些已是他的习惯,想,反正退伍也有退休金,能够保障他的生活,以后有机会了,再去工作也不迟。   只是,他的煮夫工作越来越清闲,因为,罗兰的应酬越来越多,还经常时不时的出几天差。家里有时好几天只有空气和他在空旷的房间里流动。像昨晚和今天早上的这情形,在家里也经常上演。   袁诚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罗兰还会在夜里搂着他的腰入睡,不管酒后糊涂,还是清醒着。偶尔,罗兰还会定定的瞅上他一会儿,冒出一句:“我爱你。”然后,便紧紧地抱住他。   袁诚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但是直觉告诉他,真出了问题。   (二)   罗兰急匆匆地走进写字楼,一头大波浪的秀发在肩上随意的飘动着,修长的腿在一条纯白的几乎曳地的蕾丝长裙中,若隐若现,让人无限遐想。脸上,精致的装容看不出一点瑕疵。天生丽质,是爹妈给的,而她似乎为职场而生的强大气场地却是多年来,通过自身的努力,而练就的。   “罗助理好。”前台那几个漂亮的小姑娘看见她们心目中的偶像进来,忙上前打招呼。   “嗯,姑娘们好。”今天罗兰没有闲情跟她说笑,回应一声,奔向电梯方向,一个小姑娘忙跑到前面,一脸讨好的微笑,帮罗兰按下电梯。   罗兰拍拍小姑娘的脸蛋,表示感谢。年轻真好,皮肤嫩得像要润出水来一样,罗兰站在电梯里,对着镜子一面端详着自已的脸,三十岁就这么过去了,青春换来的是什么?事业有成,还是这一脸渐渐显现的皱纹?女人啊,无论她有多强,最关心的依旧是关乎面子的皮囊。   电梯门在三十楼停下,罗兰冲着镜子里的人吐吐舌头,然后走出电梯。今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昨天下午与程总商量合约的事情,然后通知合作单位过来商讨条款。   罗兰深吸了一口气,她习惯一天的事情一天了结。罗兰快步走到自已的办公室,拿着准备好的合约向总经理办公室走去。   “罗兰。”背后,有人叫她,罗兰听声音但知道来人是程总。   罗兰转过身,见总经理程海波刚刚从电梯走出来。也迟到了。   “程总好。”罗兰恭敬地问好。   程海波脸上似乎有些小小的不快,但只一瞬便消失了,换上一脸的微笑。在下属面前,他从来都是深不可测般严肃着脸,惟独面对罗兰时,他总会不自禁的微笑着看着她。   罗兰跟着程海波走进办公室,看他落座后方递上手中的合约:“程总,这是同恒达公司合作的合约,条款整理好后,经法律顾问审过。您再看一下,看哪里还有需要完善的,如果有,我尽快改出来,今天晚上,已经通知恒达过来签约。”   程海波拿过合约,放在一边:“你拟的合同,我放心,只要价款按预先商定的,条款的事你和法律顾问看着弄就行了,另外,取消今晚和恒达公司签约的计划,改在明晚,今晚,你和我去参加一个酒会。”   罗兰有些无奈的低下头,又是酒会,说实话,她真的很讨厌那种场合,一群无聊的人,以一个什么事情为由头,聚集这个城市掌握财富的人,掌握权力的人。有时候,她觉得自已就像一朵交际花一样,在一群大腹便便的男人中间游走,在一群涂抹着高级化妆品也掩盖不了一脸皱纹的老女人中间讨好。   “怎么,有问题吗?”程海波看罗兰低着头不吱声。   罗兰忙抬起头,快速地回答:“没有,公司需要,干什么都是工作。”   程海波听到这句公式化的回答,不禁又笑了起来:“今晚就穿身上这件裙子,很显你高挑地身材。”   忙碌一天的罗兰到快下班时,才想起晚上程总的酒会,赶紧到卫生间补了装,看看裙子有没有脏污的地方,尽管很讨厌那种场地合,也得大方得体的出席,这是一个职业公关人员的素养。   走出卫生间的罗兰和正准备找她出发的程海波撞了个正着。程海波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一身白色的西装,打着宝石蓝的领带。罗兰愣了一下,心里想,不愧是公司小姑娘心目前中的男神,果然是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只是这身板和袁诚比还差点,不过,这也应该算得上是儒雅吧。   “没见过穿白西装的吗,傻啦。”程海波不能告诉罗兰,为了配她那身白裙子,他特意去商场选择了这身白西装,对于四十岁的的他来说,确实是有些装嫩的感觉。   “很好,很好,呵呵。”   酒会并不像罗兰以前参加过的那些一样,在哪个酒店的大厅,而是郊外的一所高级别墅内。罗兰走下车,整座房子灯火通明的,她有些不解的看了看程海波。程海波看出罗兰眼里的疑问,解释说,今晚的酒会是他的朋友组织的,只是简单的聚会,聊聊天什么的。   罗兰一听,是总经理朋友间的私人聚会,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员工,不便参加这样的聚会:“程总,您也没跟我说是私人聚会,我还以为是陪那些达官贵人们呢,我去有些不合适吧。”   其实程海波就怕罗兰拒绝,才没有事先讲明。见罗兰都来了,还要打退堂鼓,忙拉着她往里走:“没什么不合适的,都是一群年轻人。可能就数她最老了。”   已然来了,罗兰只好跟随着程海波走进别墅。一进大门,便见足有一百平米的大厅内,二三十号人,正在三一群,两一伙的,聊天的,喝酒的。   程海波拉着罗兰,很快融入到人群中,罗兰礼貌地冲人笑着,有男人上来要喝一杯,罗兰唇沾一下杯子,便过去了。周旋一圈下来,罗兰蹬着高跟鞋的腿有些酸酸的,便没有跟在程海波身后,而是在一个角落里找个座位坐下。这是个富人圈的聚会,她一个小职员真的是不适合,知道这样,还不如早些回家,好几天没吃到袁诚做的饭了。   好不容易熬到聚会散了,已是零晨一点多。   程海波和罗兰在回程的车上,程海波今天算是赚足了朋友们羡慕的口水,罗兰的大方,漂亮,精干的职业修养,让朋友们大呼,有如此美女在旁,了无遗憾。   程海波转头看一眼表情平静的罗兰:“我朋友们都在羡慕我。”   “羡慕什么。”   “有这么一个漂亮能干的助理呀。”程海波说着话,似是无意地将手放在罗兰的腿上。   “我哪有那么好,你没告诉他们,我是一个有夫之妇的过气女人。”罗兰看着黑漆漆地外面,不动声色的将程海波的手拿开,向车门处靠了靠。心里想着,以后这样的聚会她不会再出现。   程海波有些尴尬,毕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动作,以前,再怎么喜欢罗兰,也没做过一件出格的事,原因是罗兰太正统了。他没想到,一个如此美丽的外表下,竟然藏着一颗保守的心。这也无形的震摄着他,这朵娇艳的紫罗兰,想采下,是非常困难的。   急不得,程海波整理了一下衣服,端正的坐好。两人再无话。   (三)   夜深人静,袁诚已不是第一次这样等着罗兰。指针指向了两点。   黑龙江治疗儿童癫痫的费用高吗男性癫痫病的治疗方法是什么?武汉抗癫痫常用药癫痫患者的治疗